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為時間做過的註解《記號士》


听说,一切即将结束。
缅怀过去但却向往未来的不安全感,告一段落的离别,或许就是无定向的存在,
每一段未知数的未来,却又在来日形成令人眷恋的过去。
此过程为回忆里的时间做过注解,是引证曲终人散的空虚形态,还依然时刻发生着。
记号士》,台湾独立摇滚乐团,出道三年,
显明的梦幻瞪鞋元素环绕着他们。
那股冷冽的华丽,那把柔美的唱腔,那面斑驳的音墙,
仿佛一瓶不爱犹可;一爱却上瘾的醇酒,为之沉醉。
《为时间做过的注解》,他们首张专辑的发行,
那一首首慢镜头散落的火光,陪伴我们享受忧郁和孤单。


1. 請稍微介紹你們的樂團,和你們要推薦的這張唱片。
記號士 是一支台灣四人制樂隊,由主唱 陳麒宇,吉他 馬世灝,貝斯 林彥均,鼓 陳保霖組成,成軍於2011年,歌曲散發出冷冽又陰翳的意境,噪音迷幻的音牆合著中文歌詞,道出一位二十多歲身在台灣青少年的故事。

《為時間做過的註解》,是我們的首張專輯,收錄了11首歌,從我們寫的第一首歌必經的過程到最後一首歌為時間做過的註解,貫穿整張專輯的概念是在緬懷過去但卻又響往未來的不安全感,所以我們能做的就只有現在了,不是嗎?


2.和我們分享此專輯的唱片封套概念,以及它和專輯主題當中的關係。
專輯封面的雜訊,和字體都代表著我們曲風和團名。雜訊代表噪音, 分割的字體像是我們內在和外在的人格,藍色和黑色 代表了憂鬱 冷冽,世界末日,冷酷意境,不過如此。


3.在錄音的過程裡,告訴我們一件最艱難的事情,以及一件令你們難忘的細節。
在錄音師大麻 和製作人阿凱 一起檢查混音的過程中,因為熬夜的關係,等到天亮時大麻起身說心臟很痛。


4.專輯裡會否有你們想傳達給聽眾的訊息,希望聽此專輯的朋友能​​碰見什麼樣的感動?
 大家都喜歡美好的東西,對憂傷的事較難接受。我們的歌曲給聽眾反向的選擇,希望聽眾也能和我們一起享受憂鬱和孤單。


5.此專輯的作品裡,請介紹一首接近社會或政治的課題的歌,
如果沒有,那麼請推荐一首對你們來說,具有深厚意義的歌。
他們的自畫像寫的是在看完2012 總統大選的電視辯論後,冠冕堂皇的政客,人前人後卻是一個樣,人民只能在爛蘋果裡面挑一顆好的,而我們該不該一起變爛呢?

陰溝裡就像一個政客 高高在上的樣子,儘管說服他們,別讓他們懷疑。


6.有否曾經想過出版現場錄音專輯?若曾經出版過,和我們稍作介紹。
沒有想過出版現場專輯,但有想過出一張概念單曲。


7.你們會注重歌曲類別嗎?和我們談談若是單一風格的創作理念,
是否會限制你們的音樂可塑性;然而風格定型後的好處是?
以前會注重歌曲類別,但這張專輯發完後,想法有些改變。深覺世界之大,樂團音樂之多,如何創作最獨特風格,走在其他人之前,非結合眾人之力,才能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曲風。


8.從出道至今,隨著歲月的洗禮,是否提升了你們對音樂的認知,或品質及精神上的訴求?
希望年齡的增長,能為我們帶來更具創作的靈感。


9.有什麼事是還未達成,但又是你們最想實現的?
繼續發第二張專輯,也希望有機會到國外演出。


10.依你們的觀點,你們如何看待台灣現今的音樂產業現象?
台灣音樂產業成長許多,網路世界蓬勃發展,也許今天在某處聽到一首喜歡的歌,明天又或者再過幾天,可能就會聽到出現類似的曲風歌曲。當然這樣沒有不好,代表資訊同步,但甚麼樣的音樂是屬於真正我們自己的;又或者非主流市場的音樂,聽眾是否也有像網路蓬勃發展般跟上世界腳步,這都是我們所在思考的。


11.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現像,造就穩健的音樂場景,對你們來說,幫助到底有多大?會否覺得還有任何改進或成長的地方?
樂團 和live house 息息相關,環環相扣,水幫魚魚幫水,畢竟我們就是身在獨立音樂里的小魚,所以幫助是必然的。就像剛才所說的,樂團自己本身創作的思維,聽眾的接收模式,台灣獨立音樂圈的平台,大家都還有許多成長的空間。


12.緊接下來的計劃是?是否有想過來馬來西亞作現場演出?
加緊寫新歌,發第二張專輯。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會想去演出。


《为时间做过的注解》专辑订购详情,
请洽询:singalone45@gmail.com

一切关于《记号士》的网络链接:


文字采访:Shane (此访问刊登于2014年12份的Mint杂志)

从“含含情”到《适婚的年龄》


一晃眼就过了六年,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
这一支香港独立音乐创作组合《my little airport》,
2008年就已来过马来西亚作现场演出。
那时候,“小清新”乐风已普遍涌现,但还没至于泛滥的地步,
一男一女,一写一唱的他们,通过网络或本地独立音乐推广者的介绍,
一首首对旧曲风味的眷恋,一段段旋律“不外如是”的简朴,
呈现浅白直接的内心对话,或像是对外叙述一起香港生活事件的过程,
引起源源不绝的共鸣,吸引了一班马来西亚的文创界青年,
随着那会心一笑的逗趣歌词,欲罢不能地爱上他们带来的吟诗式音乐小品。
纵使活在不一样的国度,但只要对香港道地文化有稍微了解的人,
都会明白固中味道,尤其他们那对话式的合唱歌,
用上港人惯用的一句粤语“真抵死”,
来形容每次听完之后的感受,实属是贴切不过。

当然这并不是他们的全部,
my little airport》仿似是一部围绕着香港社会大小事的发声机,
无论是家庭事、情侣事、新闻一事,
深刻了解到他们创作真正的泉源与出发点,只因人类都出自同样社群。
而关于人生严肃的课题,都会是穿插在他们创作里的特殊因子,
生与死的解读,爱与欲的回忆纠结,
悲与愁的情绪谷底,讽刺兼带些幽默地关心人生百态。。。


1)新碟的名稱是? 

MLA: 適婚的年                             

2)這張碟的故事內容,依然會是你們身邊發生的大小事?
或者會有其他另乐迷從沒想或聽過的話題? 
MLA: 這次多了親情和親戚的題材,以前沒有寫過的。

3)和我們聊聊錄音過程吧,
這次兩位在樂器或创意上有否玩些新東西?
 MLA: 這次與鼓手阿科和bass阿賢,部分歌有結他手阿銘一同編曲,肯定有一點點不同以前。

4)一直以來你們的封面設計都以人物照片為概念, 
想知道這是否係你們刻意的做法?
為我們透露這次封面的故事,可以嗎?
MLA: 只想與以前的唱片照有一種連貫,但色彩帶點變化。

5)不經不覺my little airport已經十年,回顧過去,
有什麼遺憾沒做到的事?可以分開回答。
MLA: 沒有

6)恐怕還需提,現時香港的局勢,對你們最大的沖擊是什麼?
你們想對香港說的話,會否更多了?
 MLA: 沖擊是發現自己原來很喜愛香港。

7)反觀在香港音樂界和獨立文創領域,或身为香港音乐人的你们,
經歷過此件大事,還可以或需要做些什麼?
Ah P: 看見很多音樂人都走到街頭或組織起來,可以做的就是繼續守下去。
Nicole: 為了愛身邊人,要繼續學習愛和接受自己。 

8)攻陷你的心十週年音樂會之后,my little airport接下来的计划是?
MLA: 下一張專輯。


后记:
二零一四年,亦是《my little airport》出道第十年,
筹备了一系列庆祝十周年的演出计划,顺道发行他们的最新大碟,
但刚巧遇上香港的动荡时期;以上这篇简短的访问,
在身处于水深火热的关键时刻留下了印迹,
亦非常多谢他们在这最困难的期间,
抽空为我们回答一些我们对《my little airport》的新专辑,
或他们近况的了解,这或许亦是我们,
从六年前他们的《含含情大马音乐会》,
到现在最新专辑《适婚的年龄》,一些思念上的回报。


欲购买my little airport最新专辑《适婚的年龄》
请尝试联络他们询问:mylittleairport@hotmail.com


文字采访:Shane (此访问刊登于Mint杂志 / 2014年11月份)

傲骨当中,必然的争气脾性


与其平坦的坠落,不如颠簸的翱翔。
本能告诉我们,何不往常般渡过时日,并离开大环境的边缘地带,
依据天父创作的系统去拥抱规律,避免让精神建立于理念追求上的疲态;
只不过,当凡俗的路程走向慢慢的凋零,天下子民无一能幸免的当儿,
或许在重蹈覆辙的模式里做出不一样的举动,能让“双翅”增添一份锤炼,
哪怕宽广的蓝天白云遇着寒冻的雷雨,追寻自由的过程里付上艰辛的代价,
但至少在灵魂枯萎之前,盛放过眩目的艳丽。

所以在人海当中,出现了一伙带领的人,彼此相识后发现臭味相投,
渐渐扩散成一群不甘当下的青年,志高气昂的扛起重担,组织性地挥旗起义;
这是无论任何领域,只要对个别兴趣抱有热诚的人,都经历过的一段开始。
一九九七年“黄火”组织的诞生,本地中文独立音乐的火苗,
即使理想终究敌不过人性的丑陋,终告落幕,但曾发生过的音乐事迹,
其精神价值,植入在不少后人的心里。

时光有分段性的威力,一个结束的段落,
不代表就此终结,某年后的某个季节,
总会有一件事或物的出现,说不上承接未完的章节,
但总带有当初所遗留的斑驳轨迹。
槟城GAND》乐团,或许就那粗质坦然与理念的共识,
又或许是曲风及语言的关系,有那么一刻发现他们的作品里,
隐含着十来年前我们熟悉的意识氛围,
一种无法具体形容的连贯亲切感,是不知觉提醒着我们,
失去的这一块是无法重返,还是你我都在逃避迎接另一个未知的打击?


 二零一四年年末,听着年初他们发起的“第一个凸”。
一张自制的细碟,却包含架构上完整的制作概念,
穿插着两首为歌曲作情绪开端的隐藏曲目,
作品当中不乏音乐个性,
皆是以令人留下印象的部分铺成,这是身为听者的惊喜收获。
四首完整歌曲,四个令人反思的主题,内容沉重有余,
听完之后却留下一阵痛快的悲怀。
2014年的第一个凸”带着轻快节奏展示专辑里的序幕。
歌词含蓄的“禁忌”,主歌的模糊咬字,
副歌扎实有力的控诉,一气呵成的情感投入。
一首向冤案死者致敬的无奈叹息,“牵亡”。
“杀人凶手”将谴责化作讽刺的音符谩骂。

本地中文摇滚乐,仿佛已许久没听见上乘之作。
虽然还没正式在好的音响环境底下,感受他们的现场演出,
至少在录音作品当中明显窥探得出,
只要有足够的历练,在舞台上将得心应手的表演技术忘之,
而投注于情感极致的发挥,那么《幹》,
即成为本地另一组独音时代的经典。
                                                                           
经过岁月的雕琢,许多人察觉理想与实际不符,
纵使还在创作,却摒弃了初衷,
轻易就忘了同桌的彼此是从何而来,蜕变成现实主义者,
心灵上已是一位伤痕累累的逃兵;
反观另一边厢,亦有某些人因为对人性的绝望使然,
跌入“自我中心”的无底陷阱。      
傲骨当中,有着必然的 争气脾性,无论前者抑或后来者;
最后诚心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幹》或其它有潜质的乐队,
能和信念达成永久的共识,将之音乐寿命及思维延续并传承,
不因光阴的无情导致热诚匮乏。

请自行选择喜爱与否,但我们以诚意推荐,他们是《幹》
点击面书专页以跟进他们的动向:
浏览此网络链接,就能聆赏他们的音乐:


文:Shane (”薄荷“杂志二零一四年12月份文章)

大象《平衡》的体操《角度》


这是一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二岁的摇滚乐团。
若你认识“林宥嘉”,若你听过《口的形状》,
应该不会对他们感到陌生,
台湾近年最具代表性的“数学摇滚”乐队 大象体操
鼓手嘉钦,吉他手凯翔,以及贝斯手凯婷,
他们都这样介绍自己,向大众表露鲜明的乐队姿态,
好让大家分辨各团员在《大象体操》里掌控的部分,
只因三位成员的乐器都担当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个别展现“数学摇滚”技术性力量,然后将歌曲组成一首首的唯美演奏,
亦是他们音乐的魅力所在。
首张专辑《角度》已在全台湾狂肆发行,
马来西亚的听众现在也可向《动态度》购买得到。
而明年一月即将来到吉隆坡的演出,相信是二零一四年结束之后,
大家第一件最期待的事。


1《大象体操》在什么的情形下认识
“数字摇滚”,为何会组成一支讲求技术的摇滚乐团?

吉他手 張凱翔(以下簡稱翔)

哈哈哈我們技術其實沒有很好和世界許多技術高超的數字搖滾樂團相比,我們不算是對技術特別鑽研的。會給大家這樣的印象,可能是因為我們大部份的歌曲沒有人聲,所以樂器需要有較豐富的表現。我們寫歌時也習慣挑戰自己,寫出比自己實力稍難的歌,邊創作邊練習的感覺!

鼓手 涂嘉欽(以下簡稱欽):我是在高中時透過朋友推薦,看了toeyoutube上截取自CUT DVD的影片,當時真的非常非常震驚和興奮,那時候雖然已經認識吉他手凱翔,但彼此都在各自的樂團裡面玩不一樣的曲風,後來上了大學之後聊到也許可以組一個這樣子的樂團,就演變至今天的局面了。

貝斯手 張凱婷(以下簡稱婷)
我主要是受到從小學古典樂的影響,木笛的曲子多為巴洛克時期的曲風,擁有較為多變且精緻的旋律。另外,上大學之後遇到的貝斯老師是樂團這位太太宇宙人的貝斯手,他所彈的bass line也是屬於比較技巧華麗的,因為上述兩個原因,因此編出來的line在這樣的樂風上是比較合適的。


2知道你们很年轻就开始组团,那是从何时开始就组成《大象体操》?
和我们分享《大象体操》的组团经历吧。

翔:國中開始學吉他,當時很喜歡台灣歌手陳綺貞,就和妹妹、現在的女朋友一起組了民謠團。之後因為我要上台北念書,就和妹妹約定好大學後還要一起玩團。

婷:當時上大學很大的目標就是要重新和哥哥組團!雖然當時沒有特定想要玩什麼曲風,但就是如此簡單的目標讓大象體操有機會組起來。

欽:我高中的時候是和一群很要好的朋友組了樂團一起寫歌,那時候的團員們都很喜歡post-rock,玩的是和大象體操非常不一樣的東西,但因為我喜歡的音樂類型比較雜,所以也一直都想要組一個像大象體操這樣類型的樂團;那時候我們念的高雄師大附中好多人都在玩團、寫歌,現在想起來能夠唸到那所高中真的是我人生中最重要際遇。


3 新专辑《角度》虽然是首张全大碟,但参杂在专辑内的丰富元素和尝试让此唱片生色不少,你们想要诠释的音乐概念是什么? 是否还在寻觅更多探索的可能?

欽:就是玩心比較重啦,哈哈哈,覺得有趣的事情都想要試試看。

翔:沒錯!玩心對大象體操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專輯創作到一個階段後,我們開始為新專輯《角度》統整出較具體的主旨:每個生命都有自己不同的立場,但在互相衝突之後,我們是否能產生新的平衡與和平?

婷:去年發行的
EP《平衡》,我們將自己所擅長的三件式樂器作為三個角色,三個角色相互拉扯有如社會中多方立場間的角力,但最後若彼此能達到平衡,則可能創新出全新的事物。
《角度》則是把視野拉的更廣- 抽離了原本三件式樂器的編曲方式讓鋼琴、直笛、人聲、語言都摻入其中,象徵著更多立場及各自個性、想法皆不相同。然而,在多元的世界,各立場是否能彼此尊重、彼此包容,甚至彼此欣賞?


4.说一首你们很想推荐或有着特别故事的曲子。

婷:特別的故事........我想推薦天鵝,因為天鵝是大象體操和台灣的原住民歌手巴奈共同創作的曲子,說是共同創作,中間確實遇到許多問題,例如要如何將原住民傳統歌謠加入曲子中等等,但想要推薦這首歌最重要的原因是,每次在現場演唱這首歌我一定都會起雞皮疙瘩,是很有力量地一首歌!

欽:我想要推薦《頭》和《身體》這兩首歌,《頭》是Bass solo的短曲,同時也是《身體》的序曲,是兩首被我們設計要連在一起聽的,我自己很喜歡這首歌裡面的鼓,哈哈。

翔:我很喜歡《白日》,是我們與台灣歌手鄭宜農合作的歌,非常適合悠閒的下午。我們與歌手合作的模式都是我們先編好音樂再將詞曲加進來。創作完《白日》音樂後原本很擔心宜農會唱不進來,但沒想到不到一天,她就把詞曲幾乎完成,而且更具體表答了這首歌悠閒、自在的氛圍。
很推薦大家在想要悠閒一下的時候享用~


5 和我们聊聊在日本混音和后制的过程,是如何撮成你们和“美浓隆章”(日本乐队toe吉他手)这次的合作?

翔:toe一直是我們的偶像,無論是音樂、混音或表演。從很久以前和toe合作就一直是心中很大的期待。

婷:
這次很幸運的拿到專輯補助(台灣政府為推廣音樂產業而發起的補助案),於是我們開始思考,有什麼可能是我們很想嘗試,但礙於經費不足而無法實現的?後來,我們決定大膽的直接寄信給身兼toe吉他手兼混音師的美濃先生,請他幫我們做整個專輯的後製。除此之外,好喜歡美濃先生,他工作認真的態度真的十分感人!

欽: 一開始因為都是寄英文的信過去,都是彼此不熟悉的語言,所以往來的速度比較慢,後來就請了朋友幫忙翻譯,寄了日文信過去之後就順利很多了。在東京和美濃先生一起工作的過程中,除了和偶像近距離接觸了夢幻感之外,印象最深的就是美濃先生帶我們去吃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吃到了我此生目前為止最好吃的拉麵和豬排,實在太美好了….

                                          
6关于这次《角度》的录音过程,你们用了多久的时间?和上一张细碟《平衡》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呢? 除了因为是全大碟的录制,这次遇到的挑战和困难是什么?

翔:《角度》 一半的歌曲我們挑戰了同步錄音(一般流行唱片使用分軌錄音,亦即鼓、BASS、吉他、人聲是陸續一一完成)。希望能在專輯中保留現場演出的生命力,也希望透過同步錄音,提升自己的演奏技巧。

欽:《角度》分軌錄音的部份,鼓組和其他樂器是在不同錄音室錄製的。鼓組是到台北的112F Studio花了五到六天錄製,錄音師自己也是鼓手,收藏了非常多器材,是鼓手的夢幻天堂啊!

婷:
寫歌的時候感受到三人組合的限制吧!平衡的四首歌是較早期的歌,當時不會想那麼多,但開始寫專輯的歌時,開始會去思考如何創造出更有深度的音樂,有時候真的覺得這樣的組合會比較難營造出較廣闊有深度的聽覺經驗,當然自己能力上的限制也會讓自己沮喪,不過這就是現階段的自己!很滿意了!
                                     

7鄭宜農”和“巴奈”的献声,为专辑里的前后两首曲子添上特色,
此举可否有着刻意的安排?或这只是在机缘低下,加上歌声来完成的两首作品?

婷:與鄭宜農的合作是因為私底下交情很好,在studio也常常遇到,玩樂團之後交到朋友都會很想和大家一起寫歌!可以創造出不同的火花,真的非常有趣。至於巴奈.......給哥哥講!

翔:我認為數字搖滾和東方傳統音樂的關連非常深。音樂家Philip Glass曾在紀錄片提及自己學習印度西塔琴時體悟到:「西方重視旋律與和聲; 東方則重視旋律與節奏」。我回想後發現,的確!台灣、日本、印度、東南亞的音樂確實常是不規則、交錯的節奏。想找巴奈合作,也是想發現更多不規則、交錯節奏與東方的關係。巴奈告訴我們,許多原住民音樂之所以會不規則,是因為現場互動非常重要。時常一個長老的一個呼吸,就影響整個開頭與段落,非常非常非常有趣!


8如果以“数学公式”来形容,那么《角度》应该属于那一套公式呢?为什么? 

欽:我的數學一直都不是很好高中時學的那些公式幾乎都忘光了……現在被問到這題突然覺得頭好痛啊………

婷:對我來說我們的歌一直都是最簡單的加減法以及尋找最小公倍數。

翔:……………. 1+1=?


9那么如果以电影来形容《角度》它又会是什么种类的电影呢?为什么? 

婷:好難喔!有時候會有點沉悶的科幻片?

欽:我想到的是歌舞片,和我們大多數的歌曲一樣,沒什麼對白,顏色很繽紛,情緒轉換快速,但歌舞片並不是我特別喜歡的電影類型,不知道為什麼第一個就想到歌舞片,或許我們的作品可以更有敘事感一點!

翔:日本<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因為我超級喜歡那部片。也是有豐富的歌舞,但裡頭深藏的情緒及哲學讓我每看必哭。
                                                                                                                                                                                           
10你们对“数字摇滚”的潜能提升是否还有更多的想法?
《大象体操》的音乐,接下来可否还有不一样的进阶与变化?

欽:自從組了大象體操之後開始聽了比較多類型相近的樂團,說是對數字搖滾的潛能提昇好像太遠了,我很喜歡拼貼感非常強烈的手法,把氛圍落差極大的段落拼接切換,非常有趣,未來也許會嘗試這樣的編曲方式。

婷:將來想要嘗試用同一主題貫穿一首歌的邏輯去編寫,讓聽覺上可以更深刻,並且更去注意重拍帶來的不同效果,還有非常多事情可以做!


11就用你们三人的角度和观点,和我们分享你们对台湾独立音乐或组摇滚乐团的见解。

翔:台灣音樂近年發展越來越好,雖然不如日本那般完善,但越來越多曲風的樂團出現,越來越多商業模式產生(有音樂祭與廟宇合作,有音樂祭與運動會結合,有新的付費下載媒體等)
我非常希望台灣音樂能繼續保持這樣的活力~

婷:首先,台灣組樂隊的門檻並不是太高,所以樂團不少,因此要如何讓自己在這個領域中走出自己獨特的道路是非常需要思考的;再者,現在樂團較為蓬勃發展的地區仍然是台北,我常覺得如果我們不是上台北唸書並且在這裡發展樂團的話,一切都會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希望之後能夠回到南部,不管是教琴也好,表演也好,希望南部的團越來越多,因為不管來自哪裡,都有可能創造出美好的音樂!最後,我認為這個業界需要更多的溝通和包容,不要扭曲或濫用了所謂"搖滾樂精神"。

欽:我們年紀都比較輕,真的沒辦法談論對台灣獨立音樂的見解,但我覺得台灣的生活條件其實滿好的,相對來說組樂團真的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組團前把器材的等級、演奏的技巧這些事情都拋開,和幾個好朋友分享喜歡的音樂,然後各自想辦法學一些足夠讓樂器發出聲音的技巧就好;本來就是個興趣嘛!就像有人喜歡打球、打線上遊戲、逛街一樣,花時間投入比較重要。


12.《大象体操》接下来的巡演计划,也包括明年一月在吉隆坡的这一站,
你们希望抱着怎么样的心态去表演?对马来西亚的印象是?

翔:馬來西亞人熱情、活力、請客結賬速度非常快哈哈哈!
最開始接觸的馬來西亞人是「孬樂隊」與「動態度音樂廠牌」,所以印象基本上都是被他們影響。他們告訴我們馬來西亞經歷許多國家的殖民,獨立後這些歷史變成很豐富的文化,
我們很希望去演出時可以深度的體會馬來西亞。

欽:我自己每次出國演出都非常享受和當地的樂團認識、交流的過程,我自己還沒有去過馬來西亞,非常非常期待!!!


《动态度》已独家代理《大象体操》的专辑与细碟,
欲订购者,可私讯联络《动态度》,

以得知更多详情:www.facebook.com/dongtaidu.my

联合出击 。第十一届 - 乐队剖析



还有些什么,能经历十年的延续。
去年12月1日,顺利写下了一个十年的纪念日记,
回顾过往参与过“联合出击”系列的乐团多不胜数,
从当年“雪糕公民”还称为“Mengshat”,flica还称为“毅诚Euseng”的时期;
沉默祷告者Silent Prayer,KRMA,浪氓,等等,破坏王,Mumster,电棒
Silent Scenary,等数不尽但已解散的乐队,都曾一同创造过热血的印迹。
当然“” ,“The Maharajah Commission”等乐队依然在圈子内各自精彩,
继续撒野,继续狂热。

到《动态度》于2008年成立后接任主办,
承接着一样的使命,让现正在勤力耕耘的乐队多一份演出的机会。
我们是能够抬头挺胸骄傲的说,这才是马来西亚真正的独立音乐舞台,
纵使本国不单只有”联合出击“,但这具有精神价值的其中之一,
是必然有它的存在定位。

二零一四将是迎接另一个十年的开始,
迎接本地独立乐团”联手以小型场地,共演一个舞台“的新起点,
《联合出击11》。11月29日。双十一的献礼。
亦为明年一月终于回归的《动态度音乐节》,积存气势,
今年八组参与乐队,一一为大家剖析:

 《耳鸣》游离噪音和迷幻之间。我们都深深被《联合出击9》的记忆探测,
总留下即模糊又深刻的音韵痕迹,
再回顾之时,会对他们接下来的演出有所期待。
曾经说过,若本应自然流露的音乐神情能全面发挥,这类令人上瘾的风骨,
会比酒更醇,亦比吐出的烟圈更为弥漫。

 《》Zero,三件式的本能力量,一组就是不让你喘息的乐团;
后来发现,你能否投入他们带动的气氛已不重要,
他们于舞台上的狂奔并非因为你的追逐,
而是留在骨髓内的摇滚细胞老早就预备在演出时扩散,自得其乐才是对的事,
就留待观众自个儿闷骚,反正您高潮与否,已与他们无关。

 当初狐狸的狡猾已尝到了果实,但我们是多么迷恋它的妖媚。
foxlore》只需要多一些的历练,
那闻了令人陶醉的味道就更深刻回荡鼻息之间,
一首接一首类似停留过我们年少岁月的英式摇滚韵调,
他们带我们回望,依然清晰可见。

 《灰色章节》,醒目的名称。
在等待新歌灌录的同时,亦没机会听到任何他们的完整作品;
大家何不创造一个幻想,这个关子,值得卖出去。
《联合出击11》是个验收的平台,去认识完全没有听过的创作是何等快乐,
这才是首度起航的飞行,这又是一切的一切的起初。

还记得,一场超然音乐会的观众席当中,见过他们的出现,
Loch》哪怕就这样慢慢吸收,发放;再熏陶,然后再释放。
“后摇滚”的煽情余留,“前卫摇滚”的演奏取向,效果器营造的迷幻,
节拍的激烈鼓点,这些浑厚的实力展现,是他们奠定未来曲风的一个开端。

The Endleaves》带着轻快的颓丧,从去年成军之后一路徒步前往。
仿佛经过了茂盛的椰林,沿途还有风沙席卷的公路,
逗留够充斥着人情味的城镇,沉淀后的及时创作,
就是要给你潇洒的生活化摇滚;
在舞台歌唱之时,也许,就是他们“终结离别”的时候。

“重金属”是怨气哽塞喉咙的润滑剂。
为生锈的铜铁打磨,过程中发出的声响,迎合着磨擦后产生的火花,
《联合出击11》八组乐团当中,资历最深的乐队,
亦是《动态度》认识了很久的乐友。
解开传统“金属摇滚”的可能性,他们和时间不停滞的赛跑,他们是 - 《葬王

mutesite》的首场公开演出、首次作品的发表、首次与大家见面,
都在这个来临的星期六,《联合出击11》里一一涌现。
即使如此,但请别轻视他们,成员们都是经验足够的乐手,
在不同音乐领域里各持专长,融合成另一个生命体的诞生。
他们坚持先不以面貌示人,只有在11月29日的现场,
才得以揭晓“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文:Shane


\

《能力》非绝对,《恒心》乃可贵


这次,不如写下一篇,没有特定音乐单位作为骨干的“废腐”之言。

往办工桌右边看,再往左望,依旧是被“西迪”光盘围绕着的空间,
有些是听完还没放回原位,有些是等着聆听,有些甚至还没开封,
再仔细看看它们,察觉里头的风格类别多元,
即使都是不太属于大众口味的音乐,
但若不分国度、等级、语言的区别,
还是离不开“另类”或“非主流”的核心;
心血来潮,换个角度和大家探讨商业音乐、主流音乐和流行音乐,
以及与它们对立的关系。

其实,只要牵涉到买卖的物品,都属于商业的一环,
所以我们不能说“独立音乐”是与商业完全脱节的东西;
然而,反对“商业音乐”存在的目的,
原意是谴责音乐被极端工业化的这件事,
当音乐成为“罐头商品”的时候,创作精神的轮廓已面目全非,
作品自然失去发自内心的根源,音乐以销售量作为最大考量,
又以金钱盈利为出发点,这是申斥商业音乐的真正起因。



记得在好几年前,
一位知名的本地乐评人到《动态度》售卖独音专辑的摊位买唱片,
他并不赞同“非主流音乐”的存在,
因为他认为非主流音乐也会有变成主流音乐的时候,
就以他的论点,回家思考过后立即有了贴切的回应:
打从六十年代,摇滚乐诞生之后,就算是西方文化的自由国度里,
所谓“非主流”能成为“主流”音乐的例子相当罕见,
重点在于人类的生长环境,避免不了主流媒体的侵蚀,包括电视和报章,
它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形成主流音乐的一贯性及普遍性,
而较偏锋或接近艺术氛围的音乐自然成为少众,
所以“非主流”音乐被设下听觉标签,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流行文化注重潮流,人类会刻板认定追随潮流是与时代接轨的方法,
能和朋友讨论一致的话题,做一样的事情,就是潮流的象征,
这也就是“流行音乐”在社会存在的价值,
同样地,迎合大众口味的方向去平衡音乐的重量。
“流行只是一时,只因潮流已过”,若音乐也置放在这个观点上,
某些歌曲成为被时代淘汰的消遣品,那还有什么精神价值可言;
若深一层思考音乐原本的存在,回溯音乐最基本的初衷,
至少它并不只是一件娱乐商品,而是在任何时候都能被欣赏的艺术成品。

                                                                                   
以上这篇文章所分享的,纯碎是个人见解,
也许很多人认为,这已都是不足挂齿的废话。
曾几何时,音乐犹如生活的一部分,两者的息息相关总能相互对照及反映,
而音乐文章则是成长经历的记录,也是常识或理论辩解的一个提升,
相信共享出去等同于资讯的灌输,功德圆满;
后来发现读者倘若无法吸收或摄取文字里的意义,一切皆是徒然,
这当中并没有指责或针对,只是共识的偏差,
与音乐鉴赏程度的分别,是同一道理。
重点还是回到有否做到深入了解这件事;能力并非绝对,恒心才是可贵。

提到“能力”与“恒心”,请允许笔者在这里打个广告,
十一月二十九日,星期六的傍晚六点,七到八支纯本地独立乐团,
《联合出击》来到了第十一届,这次会回到小型舞台,都是好几支新的乐团,
可能水准还没到达能力的高峰,但用心创作的持恒态度,
是迈向一支成功乐队的开始。

这次《联合出击》,也是明年音乐节的前奏,
为这个筹备许久的计划,好好的热身一番,
已确定参与的乐队包括:

葬王 -  https://www.facebook.com/葬王/112455202164037
LOCH - https://www.facebook.com/lochmusic

增加:-
mutesite - https://www.facebook.com/mutesite
The Endleaves - https://www.facebook.com/theendleaves
灰色章节 - https://www.facebook.com/tgcband123

一切相关资讯和日后的消息跟进,就请继续留守《动态度》
www.facebook.com/dongtaidu.my


/Shane [2014年11月份,Mint杂志文章]

《价值》与《利益》的音乐哲学


艺术创作家的作品,是建造人与人之间沟通或认知的桥梁。
这位名为《The Venopian Solitude的女生,她原本是单人的音乐创作者,
以奇特表现音乐的方式发表她的卧室创作。
年轻的优势加上聪慧的触觉,放任的点子看似在她脑子里不断地激发。
当初大家认识她,是观看了她自制的网络视频,
能发现陪同她成长的事件或景物,都被利用在她的艺术创作之内,
而音符和歌唱,哪怕就是她最向往的一种喜好,
也是表现自我存在感的一个方式。

受到本地独立音乐组织《The Wknd》的青睐,赞助并发行她的首张细碟,
将她的创作整理制作后的效果惊为天人,
开始了《The Venopian Solitude》的音乐之旅。
现场演出的邀请汹涌而至,本地大型的音乐节也开始向她招手。
还记得在《无限发掘》画廊里的演出,
那应该是我们首次感受她如何将《The Venopian Solitude》的创作,
以现场方式歌唱并演奏,将想法上的精致,发挥得天衣无缝,完美无瑕。


今年年初,《Hikayat Perawan Majnun》的全大碟发行,
见证她正式签给本地一间独立唱片公司,另一阶段的开始。
此专辑就像是属于她的童话世界,以童话故事书的概念包装制作,
以多类编曲去营造无定向曲风的唱片,是音乐制作上的实验品。
为了完整呈现她的音乐,拟定了一组乐手团队,无论是录音或现场,
以达到音乐整体感的表现为主。

然而,悲哀的是,有时候,大家都混淆了。
上个月《The Venopian Solitude》的面子书上发生了一起,
“因为我的团队都是专业乐手所以音乐会举办单位该付应得演出费用”事件,
以下是笔者个人的见解:

我们都赞同,音乐应该赋予其价值,但若无法渗透“价值”的核心意义,
就轻而易举地跌进资本主义的深渊,弄巧反拙地失去对音乐的初心,
当“价值”变成了“利益”的时候,很容易就污染了音乐的纯美。
我们时常提及的“音乐价值”,
是听众在自愿的情形下,主动以金钱、时间或精神,
给予个别喜好的作品,一份支持和鼓励,
这是身为“音乐听众”对待音乐基本的责任,
这份价值,不一定是其作品的创作者,直接获益或对等拥有的回报;
反倒是助长着健康的循环现象,蓬勃了音乐场景,
那么一些非主流的少众音乐,自然不会让人误解为固步自封的孤独玩意。

而利益的意思,等同于“付出了多少,就应有多少的报酬”,
以金钱交换的体系去对待艺术或音乐这回事,
这种价值观的偏差,造就“为了维持生活而玩音乐”的观念诞生。
或者是利用音乐,得到其价值以外的任何益处,
若到达严重的地步,就是贪婪的拥有。
艺术的根源,是为地球创造资源而生,不因个人利益而灭。


简单而言,一位专业乐手,
将音乐才能演变成一份为了生活的工作,是绝对没错的事,
也为他们能时刻被音乐围绕而感到高兴;
但是在工作以外,纯碎以音乐本质去创作,
况且就是为了防抗音乐成为商业体制的工具,而存在的独立音乐,
又为何能自我矛盾的将两者混为一谈呢?
除非,她和她的音乐团队,已将《The Venopian Solitude》的现场演出,
也当成是一分工作去经营,但这已明显失去了独立音乐的核心价值。
我们是不应该以“有费用,就演出;无费用,不表演”的心态去看待,
一些以艺术性回馈人民的号召,或场景里薄弱但保守信念的独音平台。

无可否认,《The Venopian Solitude》的创作想法还是令人钦佩的,
以她源源不绝的天马行空,加上实力非凡的编曲班底,
相信不久的将来的一番作为,能让她实践她想抵达的目标;
只是,她的抱负能否与乐迷达到共识,就因人而异了。
祝福她和她的音乐团队,
相信大家都会拭目以待,他们日后的创作。

以下所有链接,会让我们更了解《The Venopian Solitude》:



文:Shane [2014年10月份,Mint杂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