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耐人》寻味的一场艺术《风声》


“艺术向来都是要投入整个身心的事情,因此,艺术归根结底都是悲剧性的
本地一位独立音乐前辈早前说过的一句话。
以致悲剧的地步,是因为它在地球存在的重要性,似乎超越能力奉献的极限,
换句话说,艺术家的生存价值挂钩于艺术世界里,
他们的时间、体力、精神、思维会因它而存活,
日常作息和艺术已成为一个共同体,
无法分割的状态而造成“艺术等同于生命”的一个解说。
若用“蝴蝶效应”的逻辑去分析,一个行为或态度的抉择,
千丝万缕的连锁循环,最后变成想像不到的结果,
所以成为艺术家的那一刻开始,他或她的世界就早已和常人不一样。

平民百姓当中有多少人会理解?
例如我们不理解为何那么多人喜欢投注彩票一样,
一个月之内若用上五十零吉买彩卷,
赢钱的几率也都只有大约三百九十份之一,
但依然是各民族、各阶层人士,无分男女一生的赌博游戏。
然而无论哪一类的艺术领域,平均五十零吉收费的表演或展出,
都时刻被大众解读成偏锋冷门或有着利益矛盾的活动,
艺术家投入牺牲未必得不着回报,却被当作一场笑话来嘲讽,
不切实际之类的声音此起彼落。
因此,外界的无视与误解,都不重要,各取所好是普遍不过的事情;
只是,身在其中的我们应该握紧信念,况且选择了一条坎坷但自由的大道;
无论制度或纪律上的理智如何捆绑,
都有别于艺术精神层面里,那拔不掉剪不断的根源。

引用了以上两段言论作为开端,承接并推荐较接近艺术层次的这一组乐队,
于本地扎根,但与国际接轨的实验乐团,耐人风声(GAME OF PATIENCE)
若“即兴”同等于一场成人体验的玩意,那他们一组三人的音乐行为,
就是考验双耳耐性的一场游戏,
在尖锐的即兴声响里融入“噪音爵士”及“实验音乐”等元素,
扭转音符被铺排的形式,甚至乐器的弹奏技巧亦击破传统,
利用不一样的方式演奏传统乐器,体现不规律但激情的澎湃。
鼓,贝斯,和萨士风的三件式,各自即场作乐是“即兴音乐”的精华格式,
至今他们已到过泰国,斯里兰卡,新加坡,日本等地巡演,
这也证明了世界各地包括亚洲区内的发展中国家,
都有一定程度的鉴赏品味,各地都存有人文艺术的影子。


《耐人风声》唯一的网络链接,
可以点击页面里的视频,听听他们的现场演绎:
当然,亲临现场观赏他们的演出,
才是真正感受《耐人风声》带来的前卫气场,
享受处于极端顶点位的一项耐力游戏,看他们如何吞噬负面的真正能量。

题外资讯:
《耐人风声》的萨士风手“杨延升”,
乃是马来西亚中文独立音乐场景第一把交椅“黄火”时期的乐手,
经历超过十五年另类音乐的生涯。
而“杨延升”就是当时《魔旋》乐队的灵魂人物以及主要创作人,
《魔旋》乐队解散后的日子,他依然积极在独立音乐场景里,
往艺术音乐更深入的探究;但对曾看过《魔旋》演出的朋友来说,
应该还会不时怀念他拿着吉他,叛逆地下青年的模样。 


文:Shane[04年7月份,Mint杂志文章]

寻回音乐的凡庸,三度《静电。流动。》


在清晰记忆渐变模糊之际,光阴的不足未必能洗去美好的年华。
一场温和简朴又不失创意,声音诉求达满分的小型音乐会,
一位用心的音响师,一群拥有相当共识的制作团队,功不可没。
现场流程里产生的细微共鸣,不言而喻。

这一届的《静电流动》比往年两届的形态朴实,
浓缩了场地宽度的距离,让我们能贴近声音的气味。
《动态度》在三年前设立《静电流动》:
一个静态与电子乐交融的系列音乐会,
并没有太宏伟的概念构思,但这第三次“流动”后的满意回响,
相信可成为以后“静电”年度聚会的很好理由。

有时候,不在计划之内的意外,是会制造出心思上的收获,
将不完美的物品组装,装置过程里没有被设定的安排,
是创作者追求的真诚展现,
同时候眼见成果,令舞台中央的观众自然流露出赞赏评价,
加上暗黄灯光投射所弥漫的气氛,这一场音乐会的舞台背景设置,
可以说是《动态度》举办过那么多的音乐会里,质感最好的实体摆设,
舍弃常用的影像投射方式,
也可以发挥舒适的视觉感受,是一件令大家惊喜的乐事。
所以,简单反而创造出不花巧的品质,
会否是不简单之中的一门艺术,就留给大家去定夺。
只想说,这一刻无论任何一种创意艺术范畴,
“发自内心”是急迫所需的一份价值。

一切在安然顺利的环境下发生,从前期制作到五月三十一日当天的降临,
场地外观众的耐心和淡定期待,到开演后的静静聆听,
会有如此情形,我们相信是“厌倦”早已发生在每个人日常生活的步骤,
无论网络、媒体、社会,影响着生活素质的降格,就产生人群里的某某,
对音乐处于持续发掘的心态,让这些想跳出围墙的人,一个逃离管道与选择。
电子音乐可以在派对的喧闹以外听见,
静态音符可以打破主流旋律的规格限制,
提醒着大家别忘却音乐的本质,它不只是成为“自我炫耀”的一个工具,
这也是《静电流动》存在的意义。
听众对这类平台持有一定的信心,是今届所见证的现象,
日后若能朝这个方向设下目标,希望更多热爱生命的人都能明白,
何谓音乐、创意、独立特色的融合。

七组演出单位轮流上阵,凭真心说确实没有冷场,
因为就算是只有两个主风格的演出,
但个别演出独音艺人或独立乐队都带出相当精彩的特色。


迷幻雪芒果》相隔两年时间,
较早前除了在新加坡演出之外,就许久没有对外露面。
为了《静电流动》交出全部新创作的曲子是在演出前得知的消息;
但完全没有想过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曲风一首首接着曝光,
“不断尝试”的这份勇气是令人钦佩的。


黄楚原》后现代古典乐的创作思维,首次绽露于这场景,
盛放的实验音乐芬芳让大伙儿惊叹,
是唯一将现场音乐伸展至更广阔画面的一组表演。



JENA》是当天唯一自备视觉影像的单位,
虽然投放在我们的装置上有点不合适,
不过刚好将影像画面照在背景“静电”的两字上,却反而凸现了主题。
别轻视他的卧室电子音乐,在纯电音当中能听见他对电子节拍的渴望。


参与过《静电流动2.0》的《林水草》,现场洋溢着她那青春的气质,
纵然弹奏技术有待加强和练习,但采用声音效果器的用心值得嘉许,
作品当中也不乏画面营造,若加紧训练及有更合适的编曲配合,
相信她的创作会是非常好的音乐成品。


Gnurr.》制造电音的现场魅力超凡, 
对电子声音的探索程度已超出我们的想像,
比别人跃进一步的思维,永远是寻求未来新纪元音乐的一个启发。


没有《十一号月台》团员在侧的《陈子超》,干净听见他的声音情绪,
创作里的原始面貌亦赤裸地表露无遗,歌曲意境亦极致地被发挥。


我们习惯称呼他为《Silent Keat》的《沉默杰克》,依旧不让我们失望,
他的电音舞曲在不舞动的时候,只站着聆听都可感受到跳跃的律动。

一个完整的结束,一个愉悦的周末。
一个循环动力的延续,一个未曾怀疑过的信念,
音乐,本就应该如此出现,也就让它维持现状;
能让每位观众投入听歌的独立音乐会,哪怕已逐渐消失,
我们就把它,重新建立起来。


文:Shane

《噪音》屹然,《批判》依旧



622日,《星洲日报》副刊的报道。
经过多年的历练,与社会/政治画下等号后的细腻解构,
让我们更了解现今的音乐,在千丝万缕的关系之间,
除了他们音乐以外的另一种体现,以文字解答心中某层面的疑问;
或许,能以以下文字,多一层剖析《我有足夠的時間再次失望》,
孬的第二张全碟专辑。

批判的噪音这标题已不太适合大伙儿现时的状态,
但是若将它拆开重组,噪音屹然,批判依旧,可能会来的较贴切。
以下是最初的访答,报导里的主要内容都在里面,
请咀嚼细读~


1.過往孬的姿態比較爆裂,音樂也有歌詞,歌詞的意境激烈,批判社會、政府,近年來卻捨棄歌詞(最直白的方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
我们过往的爆裂确实是透过歌词去质问这个社会为什么让年轻人这么困难,作为当时年少气盛的我们,肯定不明所然地愤怒,这个是一个乐队处于叛逆期的时候,回想过来,再也正常不过,我们并不会否定这个发现问题的重要过程,这个过程促使我们寻找答案,顺着历史的脉搏去探索,我们发现同样的质问在各个领域都有出现,文学,绘画,政治运动讲座都有,那些更直接的形式从不间断地出现,可是这个社会有没有变得更美好呢?任何直白的形式是很容易交代了内容,可是情感的影响才是真正能感动人们的东西,这是音乐存在的理由。中文文字太强大了,词在音乐的地位远远盖过音乐本身。文字上的感受可以在书本,报章得到,可音乐的空洞该怎么填补呢?毕竟到头来我们是玩音乐的。纵使我们热爱母语,可是不能本末倒置的和流行音乐一样以词糟蹋音乐。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媒体上出现的所谓音乐演出,就只是播放音乐让歌手演唱着“醉人”的词,那音乐演奏在那里?孬的音乐取向由此改变进入“掏以乐取人心”的创作。



2.過去在舞台上罵政府的憤怒姿態不見了,現在的孬依然憤怒嗎?還是更冷靜的思考各種國家、社會狀態?
谩骂只是一种兽性的诱导,我们可以从过去一些企图以歌词哗众取宠的流行歌手得到印证,低俗、空洞和暴力的词是最好误导人们,深刻的词,一般普罗大众不见得读得明白,我们不想纠结在文字上,音乐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保留一个歌名,然后在音乐编排上寻找情感和共鸣,那是从我们内心里发掘出来的,虽然就只剩下节奏,音调,旋律什么的,可是人们确实还是可以从中获得感受。政治上的问题已经提升到人民每天的生活话题,这不需要我们再交代什么,这不是我们的工作,音乐创作者引导人们透过音乐安置他们内心的情感。我们觉得这股情绪力量胜过千字万词。当然讨论社会现象,政治问题已经不再是那么严肃的过程,大伙排练后,拿某个政治人物胡闹嘲弄一番,一个音乐动机和灵感可能就出现了,没有必要只循着同一轨道行走。


3.新專輯裡的作品,雖然捨棄了歌詞,歌名依然非常社會批判,這是你們堅持的樂團姿態嗎?
主题依旧,形式变更。音乐本来就是情绪波动的艺术表现,批判的形式也不一定只有一种,这回孬着力在音乐上,以多变的旋律和节奏回应我们的家国。我们尝试以此反映马来西亚的一些多元特征。多方矛盾在社会运作下是一种冲突,可是把它表现在音乐里,就变得合理了,这是这片土地赋予我们的灵感,这也成了只有这里才觅得的声音。人们常说本土化,我们就依循着本土化去寻找更深刻的东西,不是在于食物天气衣着这些表面的东西。


4.談談〈膠狀國會〉、〈粉紅政客〉、〈歡樂示威〉與〈告別納吉〉,因為沒有歌詞,聽者只能從音樂形式上去揣測,這首作品靈感來自什麼事件?作品想表達什麼?
我们一直都会以生动的歌名去形容某个社会/政治现象,再配以音乐让听者产生一个直接的画面,让后就有了一种感觉的衍生。《胶状国会》是一个双关词,我们知道有一种廉价的毒品是透过吸食工业粘胶所发出的气体,吸食过后会出现幻觉并胡言乱语。类似的现象却经常可以在神圣的国会殿堂上看见,口出狂言,前言不对后语,不雅字眼出自尊贵的民选领袖屡见不鲜,以致所有国家大事长期处于胶着状态,配以激烈节奏,调皮反讽的旋律,就最为适合。《粉红政客》意味政客长期只以煽动字眼,激烈言辞去制造自我形象,但是并没有实质诚意和行动去解决问题,犹如穿戴鲜艳色彩的衣着去引起人们注意一样。《欢乐示威》是记载多场近年马来西亚重要的社会运动,我们成员都有出席,并亲眼看见尊崇和平的人们如何面带笑容地参与集会,谁说示威等于暴动?《告别纳吉》的灵感是来自一部名叫《告别列宁》的电影,电影里只是描述一个后列宁主义的东西德国合并的过程中,一个家庭如何地生活。我们并不是以怒骂的姿态向领导呛声,我们只是想像一下民主政党替换的过程,人们生活还是依然地要过,奔向美好生活的愿景也不会消失。


5.談談你們參與過的社會運動。身為音樂人,你們覺得可以為這片土地做點什麼?
任何人都可以为这片土地做点什么,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任何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有一份重要的使命,那就是被统治,让统治者有点儿玩意以凸显他们的威权。音乐人都看在眼里,然后把这种感受写成音乐,让这份情感随着音符飘进心坎里,至于会演变成怎样的情况,谁也说不准,反正用不同的方式记录,就是我们的本事。当然这个事情,只有真正参与创作的人,内心是获益最多的。当权的,最怕就是人们从音乐里看透,他们必须随时利用媚俗的音乐去干扰社会获智。


6.你們的音樂表演,曾經被任何單位以任何形式刁難過嗎?
其实每场演出,尤其是大型的,都有很多利益考量,不同形式的限制,可我们的音乐并不是在自我设限下创作的,这肯定会和某些主办单位起冲突。这个一般上我们是不太理会的,反正孬的出现就是让社会自由的限度扩张一点。一般上他们都会像政府的口吻一样,把群众说得很脆弱,如果观众对此没有任何异议,那主办单位也无话可说。很久以前确实有发生一些马来群众向我们呛声,看不起华人乐队什么的,那我们就向问题根源挑战,长期在马来人场景里演出,直到他们习惯,并开始从音乐上留意我们,这算是一种成就。


7.專輯名稱《我有足夠的時間再次失望》指涉的是?
在这个文化混杂的国家里进行艺术拓展,会面对各种问题,种族的,利益的,政治的,甚至宗教的,它有太多不必要的限制。各种限制都需要时间逐一打破,很多人都是带着失望的情绪离开,这个我们决不赞同。另一角度看待,这是很好的经历,能够继续在进行的人们必定会拥有更坚定的心。很多人说这张专辑的名字不太吉利,在专辑首发演出前一个星期里,鼓手突然发生了意外,导致筹备多时的演出被逼取消,这个打击肯能会导致花了4年经营的乐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还是必须乐观看待,从中寻找积极的意义,因为类似的失望,我们从十年前就一直在经历,不只是乐队,是人生任何事情,艺术创作总是来自荒谬的悲剧。这个专辑的名称改得太准了,它也是我们目前最好的专辑。

拒绝脏选音乐视频
http://youtu.be/exCfy10L9Cc
孬面子书
http://www.facebook.com/isnao.likepage
试听网页 / 购买专辑
http://soundscape-records.com/music/

《硬地》与《梦幻》的普普之音


缤纷忧郁蓝,欢唱甜美梦,青春文艺吟,简朴小电音”
浓缩以上二十字,和你说个有趣的故事:

二零零八年的第一届《动态度》音乐节
当时现场区分成摇滚音乐以及电子音乐舞台,
以轮流表演的方式,奠定独立音乐多元曲风相互共和的时刻。
双舞台各有千秋的展现,除了现场突发状况无法避免之外,
并没有特占优势的尴尬场面形成。
就算是前期制作期间的乐队或组合铺排,电音弹唱的组别亦相对不逊色,
因为让人沉思的静态舒缓,适时地在这时代出现,
平衡了音乐态度上的收放自如。

那个时候,名单里有着一把犹如棉花糖般稚嫩的歌声传出,
配合缓缓的轻快电音,独立流行乐(Indie Pop) 曲风,
浓厚标签着那时还没被广泛利用的“小清新”;
然而平面宣传那不见脸孔、侧面,甚至背影的乐团照,
连队员人数亦没特别交待,就这样在众多音乐单位里抹上天真的神秘色彩。


乐队由“雪芒果”与“迷幻”组装成型,
就直率地将它命名为“迷幻雪芒果”,
六年以来的乐团变动造就一个特别现象:
由于这是一组女生为主唱的合作团队,无论换过几次主音都必定会是女生,
但凑巧地,她们都是年龄相符的貌美女孩**
这是乐队灵魂人物“迷幻”对“迷幻雪芒果”的一个既定概念,
又或纯粹只是他雄性的欲望表现?经过这些年下来,发现这已不是重点,
反而使得枯燥的独立音乐圈增添青春气息,才是愉快的一门音乐喜事。

若说梦幻流行(Dream Pop)是“迷幻”一直以来追崇的乐风,也许有迹可寻。
近期乐队加重电吉他音墙后的作品更为突显,
极力投射此风格注重的氛围环绕,
渐渐成功将“迷幻雪芒果”从转变之中保留稚气,
稚气之中再加入迷蒙元素并得以发挥,
仿佛在临睡前听罢甜美的节拍,梦幻慵懒的声韵又遥远地传来,
即沉淀里的跳跃,再慢慢渗透他们独树一帜的表现。
现以两男一女成形的他们,
重新让我们回顾“迷幻雪芒果”这几年留下的音乐点滴,
同时也逐渐成长并能均衡掌控情感、技术、画面、声音等的调和,
就像一块涂上甜味忌廉的软面包,经过多年的生活烘焙,
终究迎合味蕾需求,恰到好处。


“迷幻雪芒果”参与了今年《静电流动》的演出,
在音乐会之前收到他们的演出曲目,发现列表里都是新歌,
换言之两年前定型的团员并没有把光阴虚度,
若没有任何外力妨碍,
推出首张专辑会是他们在今年内计划中的事,可喜可贺。
其实,对创作分量严谨把关后所呈现的作品,每每是群众们期待听见的,
所以认真看待音乐,会是每位音乐人共同奋斗的动力。
一切关于“迷幻雪芒果”的未来动向,进入他们的面书专页,时刻留意:

**题外小资讯:曾经成为“迷幻雪芒果”的女主音,
且参与过好几场音乐会的“小鱼儿”,
就是今年香港金像奖提名新演员之一,廖子妤。
她在离队以及完成学业之后,到了香港发展演绎事业,
也成为以气质取胜的广告模特儿。


文:Shane[04年6月份,Mint杂志文章]

《沉默祷告者》的后期版图(二)


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潜藏的人格特性,
在言语沟通上,从对话的眼神和肢体动作当中,
会轻易表露一种与常人不一样的节奏,
这或许与日常作息里独立的生活方式有莫大的联系,
是性格选择了生活态度,还是生活态度日益积累成了独特涵养?
两者都有着同等的可能性。
与其讨论人类的个性,不如探讨有连带关系的社会或文明建设;
人性化思维牵引着有品味的喜好,刻画出一种别具的个人兴趣,
其实,这兴趣也是他们精神层面里重要的一部分,
具体成为生活其中一个必备动作,去完成对生命基本欲望的一种自我满足,
也给文明社会创建了一份很好的礼物。

上一期我们介绍了本地独立乐团“沉默祷告者”,
大约十年前解散之后,主音“阿豪”往后个人的音乐发展,
这次让我们尝试多了解吉他手“Silent Keat”,
这十年来回忆里抽丝剥茧后的余温。

Silent Keat”在这十年里,符合刚才提及的生活态度和独行特质,
至少身旁乐友都是能感受到的;而他的生活喜好,
当然就是与他无法分离的“音乐”,
凭着此根源,造就他在个人音乐成就上的艺术贡献。
也许,上天在他身体细胞里注入更多的音乐因子,
他对乐器发出声效的敏感度颇高,
从当年电吉他放射噪音墙,木吉他音律的反复弹奏,
手握电子音乐仪器时对节拍的掌控,
还有他对“智能舞曲”有着一套“享乐至上”的想法,
都发挥着音乐顽童里深藏不露的实力抒发。


曾几何时,
“锐舞派对”(Rave Party)开始成为都市人夜晚消遣的一个潮流动脉,
听说“Silent Keat”当时借用了这个名字,
以地下电子音乐派对形式让独立乐迷亦能体验到这类舞动气氛,
当年他与电音舞曲如此结下不解之缘,
只不过希望成为一位带动音符的唱片骑师,
与台下观众共享酒精以外不可或缺的音乐合欢。

而大约六年前,“Silent Keat”自资发行的双大碟“Own Secret Time”,
那特殊包装且充满创意的心思概念至今还保有一份价值,
专辑里收录他沉淀四年之后,无数音乐创作里头挑选的佳作,
纪录在他电脑里那伴随度日的个人作品,就是不间断创作的成果,
Silent Keat”对待音乐热诚的程度,
是可以被借鉴来提醒身边玩音乐的朋友,“持之以恒”乃是理想的成功之路,
因为“借口”永远是失败最具杀伤力的主谋。

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Silent Keat”将参与《动态度》电音系列音乐会,
静电流动》的演出,成为表演单位之一,
而五月三十一日这来临的一晚,让我们真正体验他与电音舞台的适当配对,
看能否擦出更为响亮的火花。
细数时日的连绵不断,其实人类也不知觉妥协于自在的变数,
“沉默祷告者”来去匆匆逗留过短暂的光辉时刻,
留下还想一睹他们演出的遗憾心情。
以下是在二零零六年,“沉默祷告者”创作的慢节奏饶舌歌曲,
一首关于邻国印尼严重烟雾祸及本国的歌,
这也应该是他们发表的最后一首单曲,
让我们再次回味:

欲追逐更多关于《静电流动3.0》的消息,
可以时刻留意《动态度》的面书专页:
同时候了解更多其他演出单位的详情 - www.facebook.com/dongtaidu.my
而由于“Silent Keat”没有任何完整的社交网络链接,要聆听他的音乐,
可联络《动态度》购买他的专辑“Own Secret Time”。
电邮订购:dongtaidu@gmail.com


文:Shane[04年5月份,Mint杂志文章]

静电流动 3.0 - 电流三度传输


当年,融合的音域姿态层层交叠,个别洞悉同时亦彼此卖力流动,
独音悠长年月里的摇滚声响之余,发现“静中放轻,电里赦重”亦精彩,
奥秘的浩瀚宇宙里,为地球这颗行星抹上时空与环境连接的音韵色彩。
于是 ,《静电流动》第一届顺利完成此使命,
暂且置放一旁“摇滚”的厚重素质,氛围与画面,清流与重拍,
相信一场专属静态与电子音乐的个别音乐会,是能够相应成立的。
加上同时两项活动的接力串联,再度形成创意和音乐的共同体脉,
静电流动1.0》,成功停留于大家的回忆缝隙里。

相隔一年的延续遍,注意力往音乐继续勇往,虽然视觉效应依旧极具特色,
但不难发现个别演出单位强烈个性的比拼,是对自身内在的一种较量,
产生音乐独特性浓厚又不失顺畅流程;值得庆贺的是,
《静电流动2.0》比第一届更能整体展现“静,电”相互交接的任务,
达到原本“静电流动”系列音乐会的最初概念。


今年531,星期六的这一天,将“电”流传输,梅开三度。
这一次,想想可否回归纯朴,以音乐为根本,
演出场地相比之下较小,相对观众能更轻易触摸音乐,
若稍作留意会发现“静电”的轮廓经已透彻分明,第三届或许是一道答案,
解答《动态度》除了“联合出击”音乐会系列,
为何坚持接二连三将“静电”成形,
若是没有任何阻碍,往后的日子将继续承办下去。

骤眼一看这7组演绎单位的列表,仿佛均分了各不一样的位置:
还没真正与《动态度》合作的“陈子超”(十一号月台)
国际作曲家兼音乐实验大师“黄楚原”,
以及本地英文场景电音艺人“Jena”,
来自不同音乐领域的他们,首次相遇“静电”舞台。
“林水草”在“Astrawnomi”解散后,
以个人名义的亮相,自由发挥她创作上的精髓。
Gnurr.”分饰另一新身份,乐团吉他手以外的个人电音计划随即展开。
“迷幻雪芒果”(Kokkamango),乐团成员整顿之后,
从清新电音转向纯熟状态的完整出发。
“沉默杰克”(Silent Keat)电子怪杰这身份,问谁可像他那样独领风骚。
两年时间的等待,《静电流动3.0》再度通电!

FreeSpace, Kakiseni,位于八打灵SStwo Mall,我们到时见。
也许你们已察觉,这次7组的音乐单位都是本土的独立乐团/艺人,
会否像前两届那样融合国外组合以作电音交流平台?
那就敬请各位拭目以待,是与否,自有分晓
请多留意“动态度”赞页

文:Shane 



《沉默祷告者》的后期版图(一)


文字的歇斯底里,是在最短的时光距离当中,浓缩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抑或反映了一个社会现实,从里头再透露直接的讯息;
饶舌歌手用上口技,说唱的方式代替音符,
唱着延绵三十年的饶舌歌(RAP)

饶舌歌手与生俱来的自信,以勇敢的实质行为运用在个性表现上,
纯熟的拿捏歌词且战胜文字,节奏感会比其他人强,
总觉得他们脑筋灵活度特别旺盛,
因为脑海拼凑文句的讯息,以低于半秒的速度传输至嘴巴里,
再跟着基本节拍字正腔圆地准确发出,对一般人来说,实在有点难度。
“嘻哈”歌手何其多,但相信如果没有一定的热衷,
并不会投身于此乐风加以钻研,
除了提升“嘻哈”音乐里的说唱修炼,还会磨练其文化精神的理解,
自然而然就会跟随进入整个场景;
倘若稍微深思,会发现存在感过剩的自我表现,
其实是“嘻哈”界饶舌歌手必备的一项武器,才能把握战略征服听感。


撇开嘻哈历史和起源不说,如今这个时代的“伪文化”在各个国家都会发生,
只要吹毛求疵的往一个概念去思考,
必定觉得这么个具有强烈背景的黑人文化,
而衍生出的“嘻哈”音乐风格,并不属于美国非洲人以外的群体,
甚至是同个国家的白种人,
但事实证明老生常谈的话题会令音乐脱离了自由的乐趣;
所以,单单以音乐风格去探讨,
只要明白其精神的核心价值且不泛滥的灌输和播种,
将“嘻哈”类歌曲套在生命过程里每起重要的事件,
将饶舌音乐变成令人省思的艺术成品,就未必要固步自封。


近年,马来西亚“嘻哈”文化随着街舞、涂鸦、
服饰等的潮流吸纳了更多的追崇者,
但它也许一直都存在着,只是没有真正的管道或平台任其发挥。
以“嘻哈”音乐的范围去看,
随着十几年前“说唱摇滚”(Rapcore)的平地一声雷,
诞生了流行音乐界的“联合公园”(Linkin Park),香港的“大懒堂”(LMF)
然而,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才是更早期结合了独音摇滚和饶舌音乐的圣者乐团。
在马来西亚,将重型摇滚融入沉淀式的“说唱”元素
形成另一类独特乐风,若大家的记忆依然清晰,
应该不会忘记 “沉默的祷告者”(Silent Prayer)
一组已解散约十年的本地中文独立摇滚乐队。

由于笔者没亲身体验过“沉默祷告者”时期的音乐经历,
搜寻实体音乐记录的结果亦不多,
就不宜在此多谈,但依然令人回味他们最后一次同台的合作,
难得还保留了四年前,
担任“大懒堂”大马音乐会其一暖场嘉宾的现场录影视频:


解散后的两位灵魂人物其实没有舍弃音乐版图,
吉他手Silent Keat往冷僻电音的世界迈进,
主音“阿豪”(Hour)继续铺建他的“嘻哈”之路,
另组“无哔”(MõBeat) 纯嘻哈组合

实际上, 
“无哔”团员们不希望“无哔”只是一支组合,而是一个音乐社群,
召集同好们设下可交流的空间,不定期与各音乐单位共制创意活动,
亦无定性的和喜欢饶舌的朋友合作;不过还是以“阿豪”为中心,
他亦是“无哔”歌曲创作的主要人物。
如果对饶舌歌曲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
个别说唱的部分,通常都会个别创作歌词,
而“阿豪”的作品并不多,歌词却围绕着和生活有紧密关系的内容,
大部分歌曲的社会意识强烈坚韧,本土化的剖析值得大马人民反思的课题。
分道扬镖造就的美丽憾事,是成型了另一个少众却逐渐蓬勃的场景,
可预知“无哔”与大马中文“嘻哈”,
会随着时间孕育出更健全的茁壮声势。

“无哔”面子书,除了说音乐,谈嘻哈,
主要还分享充满趣味性的哲学图片:

制成音乐影像的饶舌歌曲,可以浏览以下链接:
http://www.youtube.com/user/ChannelMoTV



文:Shane [04年4月份。“Mint”杂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