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联合出击 。第十一届 - 乐队剖析



还有些什么,能经历十年的延续。
去年12月1日,顺利写下了一个十年的纪念日记,
回顾过往参与过“联合出击”系列的乐团多不胜数,
从当年“雪糕公民”还称为“Mengshat”,flica还称为“毅诚Euseng”的时期;
沉默祷告者Silent Prayer,KRMA,浪氓,等等,破坏王,Mumster,电棒
Silent Scenary,等数不尽但已解散的乐队,都曾一同创造过热血的印迹。
当然“” ,“The Maharajah Commission”等乐队依然在圈子内各自精彩,
继续撒野,继续狂热。

到《动态度》于2008年成立后接任主办,
承接着一样的使命,让现正在勤力耕耘的乐队多一份演出的机会。
我们是能够抬头挺胸骄傲的说,这才是马来西亚真正的独立音乐舞台,
纵使本国不单只有”联合出击“,但这具有精神价值的其中之一,
是必然有它的存在定位。

二零一四将是迎接另一个十年的开始,
迎接本地独立乐团”联手以小型场地,共演一个舞台“的新起点,
《联合出击11》。11月29日。双十一的献礼。
亦为明年一月终于回归的《动态度音乐节》,积存气势,
今年八组参与乐队,一一为大家剖析:

 《耳鸣》游离噪音和迷幻之间。我们都深深被《联合出击9》的记忆探测,
总留下即模糊又深刻的音韵痕迹,
再回顾之时,会对他们接下来的演出有所期待。
曾经说过,若本应自然流露的音乐神情能全面发挥,这类令人上瘾的风骨,
会比酒更醇,亦比吐出的烟圈更为弥漫。

 《》Zero,三件式的本能力量,一组就是不让你喘息的乐团;
后来发现,你能否投入他们带动的气氛已不重要,
他们于舞台上的狂奔并非因为你的追逐,
而是留在骨髓内的摇滚细胞老早就预备在演出时扩散,自得其乐才是对的事,
就留待观众自个儿闷骚,反正您高潮与否,已与他们无关。

 当初狐狸的狡猾已尝到了果实,但我们是多么迷恋它的妖媚。
foxlore》只需要多一些的历练,
那闻了令人陶醉的味道就更深刻回荡鼻息之间,
一首接一首类似停留过我们年少岁月的英式摇滚韵调,
他们带我们回望,依然清晰可见。

 《灰色章节》,醒目的名称。
在等待新歌灌录的同时,亦没机会听到任何他们的完整作品;
大家何不创造一个幻想,这个关子,值得卖出去。
《联合出击11》是个验收的平台,去认识完全没有听过的创作是何等快乐,
这才是首度起航的飞行,这又是一切的一切的起初。

还记得,一场超然音乐会的观众席当中,见过他们的出现,
Loch》哪怕就这样慢慢吸收,发放;再熏陶,然后再释放。
“后摇滚”的煽情余留,“前卫摇滚”的演奏取向,效果器营造的迷幻,
节拍的激烈鼓点,这些浑厚的实力展现,是他们奠定未来曲风的一个开端。

The Endleaves》带着轻快的颓丧,从去年成军之后一路徒步前往。
仿佛经过了茂盛的椰林,沿途还有风沙席卷的公路,
逗留够充斥着人情味的城镇,沉淀后的及时创作,
就是要给你潇洒的生活化摇滚;
在舞台歌唱之时,也许,就是他们“终结离别”的时候。

“重金属”是怨气哽塞喉咙的润滑剂。
为生锈的铜铁打磨,过程中发出的声响,迎合着磨擦后产生的火花,
《联合出击11》八组乐团当中,资历最深的乐队,
亦是《动态度》认识了很久的乐友。
解开传统“金属摇滚”的可能性,他们和时间不停滞的赛跑,他们是 - 《葬王

mutesite》的首场公开演出、首次作品的发表、首次与大家见面,
都在这个来临的星期六,《联合出击11》里一一涌现。
即使如此,但请别轻视他们,成员们都是经验足够的乐手,
在不同音乐领域里各持专长,融合成另一个生命体的诞生。
他们坚持先不以面貌示人,只有在11月29日的现场,
才得以揭晓“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文:Shane


\

《能力》非绝对,《恒心》乃可贵


这次,不如写下一篇,没有特定音乐单位作为骨干的“废腐”之言。

往办工桌右边看,再往左望,依旧是被“西迪”光盘围绕着的空间,
有些是听完还没放回原位,有些是等着聆听,有些甚至还没开封,
再仔细看看它们,察觉里头的风格类别多元,
即使都是不太属于大众口味的音乐,
但若不分国度、等级、语言的区别,
还是离不开“另类”或“非主流”的核心;
心血来潮,换个角度和大家探讨商业音乐、主流音乐和流行音乐,
以及与它们对立的关系。

其实,只要牵涉到买卖的物品,都属于商业的一环,
所以我们不能说“独立音乐”是与商业完全脱节的东西;
然而,反对“商业音乐”存在的目的,
原意是谴责音乐被极端工业化的这件事,
当音乐成为“罐头商品”的时候,创作精神的轮廓已面目全非,
作品自然失去发自内心的根源,音乐以销售量作为最大考量,
又以金钱盈利为出发点,这是申斥商业音乐的真正起因。



记得在好几年前,
一位知名的本地乐评人到《动态度》售卖独音专辑的摊位买唱片,
他并不赞同“非主流音乐”的存在,
因为他认为非主流音乐也会有变成主流音乐的时候,
就以他的论点,回家思考过后立即有了贴切的回应:
打从六十年代,摇滚乐诞生之后,就算是西方文化的自由国度里,
所谓“非主流”能成为“主流”音乐的例子相当罕见,
重点在于人类的生长环境,避免不了主流媒体的侵蚀,包括电视和报章,
它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形成主流音乐的一贯性及普遍性,
而较偏锋或接近艺术氛围的音乐自然成为少众,
所以“非主流”音乐被设下听觉标签,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流行文化注重潮流,人类会刻板认定追随潮流是与时代接轨的方法,
能和朋友讨论一致的话题,做一样的事情,就是潮流的象征,
这也就是“流行音乐”在社会存在的价值,
同样地,迎合大众口味的方向去平衡音乐的重量。
“流行只是一时,只因潮流已过”,若音乐也置放在这个观点上,
某些歌曲成为被时代淘汰的消遣品,那还有什么精神价值可言;
若深一层思考音乐原本的存在,回溯音乐最基本的初衷,
至少它并不只是一件娱乐商品,而是在任何时候都能被欣赏的艺术成品。

                                                                                   
以上这篇文章所分享的,纯碎是个人见解,
也许很多人认为,这已都是不足挂齿的废话。
曾几何时,音乐犹如生活的一部分,两者的息息相关总能相互对照及反映,
而音乐文章则是成长经历的记录,也是常识或理论辩解的一个提升,
相信共享出去等同于资讯的灌输,功德圆满;
后来发现读者倘若无法吸收或摄取文字里的意义,一切皆是徒然,
这当中并没有指责或针对,只是共识的偏差,
与音乐鉴赏程度的分别,是同一道理。
重点还是回到有否做到深入了解这件事;能力并非绝对,恒心才是可贵。

提到“能力”与“恒心”,请允许笔者在这里打个广告,
十一月二十九日,星期六的傍晚六点,七到八支纯本地独立乐团,
《联合出击》来到了第十一届,这次会回到小型舞台,都是好几支新的乐团,
可能水准还没到达能力的高峰,但用心创作的持恒态度,
是迈向一支成功乐队的开始。

这次《联合出击》,也是明年音乐节的前奏,
为这个筹备许久的计划,好好的热身一番,
已确定参与的乐队包括:

葬王 -  https://www.facebook.com/葬王/112455202164037
LOCH - https://www.facebook.com/lochmusic

增加:-
mutesite - https://www.facebook.com/mutesite
The Endleaves - https://www.facebook.com/theendleaves
灰色章节 - https://www.facebook.com/tgcband123

一切相关资讯和日后的消息跟进,就请继续留守《动态度》
www.facebook.com/dongtaidu.my


/Shane [2014年11月份,Mint杂志文章]

《价值》与《利益》的音乐哲学


艺术创作家的作品,是建造人与人之间沟通或认知的桥梁。
这位名为《The Venopian Solitude的女生,她原本是单人的音乐创作者,
以奇特表现音乐的方式发表她的卧室创作。
年轻的优势加上聪慧的触觉,放任的点子看似在她脑子里不断地激发。
当初大家认识她,是观看了她自制的网络视频,
能发现陪同她成长的事件或景物,都被利用在她的艺术创作之内,
而音符和歌唱,哪怕就是她最向往的一种喜好,
也是表现自我存在感的一个方式。

受到本地独立音乐组织《The Wknd》的青睐,赞助并发行她的首张细碟,
将她的创作整理制作后的效果惊为天人,
开始了《The Venopian Solitude》的音乐之旅。
现场演出的邀请汹涌而至,本地大型的音乐节也开始向她招手。
还记得在《无限发掘》画廊里的演出,
那应该是我们首次感受她如何将《The Venopian Solitude》的创作,
以现场方式歌唱并演奏,将想法上的精致,发挥得天衣无缝,完美无瑕。


今年年初,《Hikayat Perawan Majnun》的全大碟发行,
见证她正式签给本地一间独立唱片公司,另一阶段的开始。
此专辑就像是属于她的童话世界,以童话故事书的概念包装制作,
以多类编曲去营造无定向曲风的唱片,是音乐制作上的实验品。
为了完整呈现她的音乐,拟定了一组乐手团队,无论是录音或现场,
以达到音乐整体感的表现为主。

然而,悲哀的是,有时候,大家都混淆了。
上个月《The Venopian Solitude》的面子书上发生了一起,
“因为我的团队都是专业乐手所以音乐会举办单位该付应得演出费用”事件,
以下是笔者个人的见解:

我们都赞同,音乐应该赋予其价值,但若无法渗透“价值”的核心意义,
就轻而易举地跌进资本主义的深渊,弄巧反拙地失去对音乐的初心,
当“价值”变成了“利益”的时候,很容易就污染了音乐的纯美。
我们时常提及的“音乐价值”,
是听众在自愿的情形下,主动以金钱、时间或精神,
给予个别喜好的作品,一份支持和鼓励,
这是身为“音乐听众”对待音乐基本的责任,
这份价值,不一定是其作品的创作者,直接获益或对等拥有的回报;
反倒是助长着健康的循环现象,蓬勃了音乐场景,
那么一些非主流的少众音乐,自然不会让人误解为固步自封的孤独玩意。

而利益的意思,等同于“付出了多少,就应有多少的报酬”,
以金钱交换的体系去对待艺术或音乐这回事,
这种价值观的偏差,造就“为了维持生活而玩音乐”的观念诞生。
或者是利用音乐,得到其价值以外的任何益处,
若到达严重的地步,就是贪婪的拥有。
艺术的根源,是为地球创造资源而生,不因个人利益而灭。


简单而言,一位专业乐手,
将音乐才能演变成一份为了生活的工作,是绝对没错的事,
也为他们能时刻被音乐围绕而感到高兴;
但是在工作以外,纯碎以音乐本质去创作,
况且就是为了防抗音乐成为商业体制的工具,而存在的独立音乐,
又为何能自我矛盾的将两者混为一谈呢?
除非,她和她的音乐团队,已将《The Venopian Solitude》的现场演出,
也当成是一分工作去经营,但这已明显失去了独立音乐的核心价值。
我们是不应该以“有费用,就演出;无费用,不表演”的心态去看待,
一些以艺术性回馈人民的号召,或场景里薄弱但保守信念的独音平台。

无可否认,《The Venopian Solitude》的创作想法还是令人钦佩的,
以她源源不绝的天马行空,加上实力非凡的编曲班底,
相信不久的将来的一番作为,能让她实践她想抵达的目标;
只是,她的抱负能否与乐迷达到共识,就因人而异了。
祝福她和她的音乐团队,
相信大家都会拭目以待,他们日后的创作。

以下所有链接,会让我们更了解《The Venopian Solitude》:



文:Shane [2014年10月份,Mint杂志文章]

灵魂无法抑制的斑驳阶段


还以为十年的过往就留给岁月去领养,
孕育新生命的诞生,方可传递独立音乐火势的蔓延现象,
然而不可预料的意外冲击,可能只需一粒小水滴,就泛起了记忆的涟漪,
从上千万脑细胞里其中一颗扑满尘埃的狠狠抽取出,
将驾驶时光机的技能重新训练一番,
忘了的“曾经”,就轻而易举地回到灵魂的怀抱。
那一刻因满载惊喜的事故,感到无比的安慰,
至少在人生过程里,比起别人多出了美丽的幻变,堆砌着玄妙的斑驳色彩,
为音乐历练镶上珍贵的价值,“不枉此生”的说法,那怕就如此作为理解吧。

“生命由几个阶段来组成”的这个逻辑,从未在人类的思维里绝迹,
随着飞逝的光阴,伫立在不同阶段上的位置,去承接上帝安排好的定律,
就算如何自我,选择想要行走的道路,还是无法避免大自然模式的步伐。
上课学习、社会工作、组织家庭,人生走到那里,就进入那一个段落;
当然,并非人人如此,又或许说,
一个平庸的人生,若能同时创造令一层面的自己,
在取得平衡的情况底下,让平凡和不平凡共存, 
并且同时进行,孵化一个新的阶段,那可是理想的境界。

我们相信,“她”,现在已做到了。

杨普评,十几年前突然将三千烦恼丝剪去,
发行一张名为《Trancend》的专辑,
在当时独立音乐的舞台上留过足迹,然而往后在本地音乐圈超过十年的消失,
仿佛音乐是她实现梦想的其一阶段,完成后就往下个步骤前进,
也许是过着一般人普通的生活,又或许有更具挑战的使命值得去探索;
但无论如何,当年一鸣惊人的这张唱片,留给听者一道深邃的痕迹,
一首“鱼儿”前后情绪的冲突美,前卫的音乐匀和,至今仍刻骨铭心。


如果一生只有十年,她已给了我们两个惊叹。
从我们认识的一位温柔婉约电台女主持,
扛着工作背景的身份,让大家对她存有刻板印象是必然的事;
然而离开电台后发行唱片的举动,
三百六十度的形象转变,加上暴戾的另类摇滚,叫人刮目相看。

而第二个惊叹,大约两个月前,本地中文摇滚界经历的一股微震,
这始料不及的消息,多多少少都会导致大家的心扉颤动:
许久不见的杨普评,和几位乐手的一张合照曝光,
过后“The Mighty Souls”名字的乍现,
随着一首旧曲的新音乐录像公布后,一支新晋摇滚乐队正式成立,
亦宣告世人,“Pao杨普评”正式回归音乐圈。


The Mighty Souls”处于建立稳健团队的现况,
他们以重金属摇滚的风格定位,将单曲配合音乐影像,
制作完成后在网上推出发行,是一组已此类计划去进行的乐队。
而杨普评的加入,才组成“Pao & The Mighty Souls ”,
主要演绎她的音乐创作,
换句话说,“The Mighty Souls”原本就是一组独立的乐团个体,
纵使暂且无法体验他们表演的功力,反正乐队演变一向来都无法被抑制,       
但相信耐心等候的念力,会超越现实的任何想像。

请加入他们的赞页,跟随“The Mighty Souls”未来动向,
或许有会更多的未知数,等待我们去发掘:
https://www.facebook.com/TheMightySoulsBand                                             


 文:Shane[2014年9月份,Mint杂志文章]

《瞪鞋》与《噪音》之间 – MANIC SHEEP


一件同时令人羡慕兼钦佩的事,一位接近九十后的台湾女生,
听着一张一九七七年的西洋专辑,
一张由一组英国摇滚乐团的经典专辑以外的唱片,
并喜欢上里面一首典型“前卫摇滚” 音乐风骨的曲目,
对音乐细致鉴赏的独特品味与本地年轻华人女生相比之下,
有着一段悬殊的差距;
当然,这不能概括马来西亚所有爱音乐的女性朋友,
但至少对音乐接受程度上的分别,是存有的。
重点在于他国文明社会对“次文化”自由开放的不一样,
而造就部分青年思维上的跃前一步,
这已是个无可厚非的事实。
然后,这位女生还是一支独立乐团的贝斯吉他手,
而这组乐团,就是此篇专访的“MANIC SHEEP”。
融合“瞪鞋摇滚”(Shoegazing)以及“噪音摇滚”(Noise Rock)
而形成主要风格走向的独立乐队。
纵使首张专辑处于试验的阶段,分支多类的尝试另这同名专辑显得不够扎实,
但投下的音乐诚意,能从播放着“MANIC SHEEP”的扩音器里,
明显听得见。


1.首先和我们介绍Manic Sheep,
乐团资历和团名的由来。
現在的Manic Sheep是從2011年開始,取團名的當下正好在聽Pink FloydAnimal專輯裡的Sheep這首歌,同時一直以來相當喜歡Manic  Street Preacher 已逝的前團員Richey Edwards,就將兩個字結合在一起。


2.同名专辑Manic Sheep是你们的首张大碟吗?请稍作介绍此唱片。
這張專輯是我們的第一張正式作品,是我们成团到发片两年间的一些作品拼凑并将它做出来。
裡面的歌曲五花八門,幾乎是把我們喜歡的元素通通融合在一起,詞曲大多來自於自身生活體驗,其中不乏有幾首瞪鞋風格的作品,例如LaLaLaLilyCageSick Lover,而Your AffectationRush City為噪音搖滾的作品,也有相較之下比較另類的歌曲,例如I Won’t Let You Go以及You Lie, You Choke The Rules We Trust

除了音樂之外我自己也非常喜歡這張專輯的封面,採取雷切的方式,第二層第三層為綿羊的骨骼和內臟,為三折式的專輯設計,作品的曲就如同骨骼一般支撐著Manic Sheep,而詞等同於內臟一般的包覆在最其中,打開這張專輯的同時等於也在探索Manic Sheep三人的內心世界。


3.专辑内广阔涵盖多类分支曲风,
也许它是你们对音乐的试验成品,可以这么说吗?
由於三個樂手喜歡的樂團和擅長的都不太相同,的確像是在做實驗一樣,編曲比較不會受限於某一類型的曲風,而是不停的嘗試將不同的元素融合進去。


4.发行此唱片是否遇到任何困难?任何趣事和我们分享?
錄製的期間有很多困難的事情,例如我們為了自己錄製蓋了一間簡易的錄音室,最一開始都在忙裝潢的事情,有的時候會忘記自己到底是來錄音還是蓋房子….。錄製的部分也是自己來,邊摸索邊學習,遇到不的地方还一直拨电给一些有经验的朋友询问,團員間心理壓力都很大,所以每天都在吵架,一路到發片前才告了一段落。


5.“瞪鞋”风格与“梦幻”曲调仿佛有着一种说不上是什么的微妙关系,你们觉得是吗?
其实有很多Dream Pop(梦幻流行)团喜欢在音乐里加上合成器,可是我们的音乐到现在为止都没融入合成器这个部分,所以在听感上,MANIC SHEEP的音乐还是比较偏向“瞪鞋”一些。
但是我们也从来不在意我们归类于什么曲风,只要听众听后的反应是肃然起敬的,那就很好了。
90年代的瞪鞋團其實音量是非常大的,在大噪音的音牆上塞入悅耳的旋律線其實是件很浪漫的事情。


6. “噪音墙”对你们的音乐来说,成分上占得比数是否达到你们所预设的目标?
有否想过在你们 未来的歌曲里,运用得更多?
其實原本預設的狀況是可以再有第二把吉他,但一直都沒有找尋到適合的團員。如果有兩把吉他在聲音的分配上會比較豐富,在錄音和表演有著不同的考量,其實在表演現場,音牆的運用一直以來都蠻多的。


7.你们最爱的“瞪鞋”乐团是?
或其他曲风的乐队也行。
我們的第一張專輯飽受Yo La Tengo的影響,最近也常常回頭聽SlowdiveSigur ros
除此之外我們非常喜歡Captured Tracks這個布魯克林廠牌下面的樂團,像DIIVBeach FossilsWild NothingMac Demarco還有Soft Moon


8.一组唱英文的摇滚乐队,你们觉得是否会造成被外界定型的一个状况,
发表音乐的路会否比其他只唱中文的独立乐队艰难吗?或都一样?
在台灣常有很多人問我們為什麼不唱中文,事實上專輯裡面還是有一半的曲目是中文歌曲,但可能廣為人知的幾首歌都是英文歌曲就這樣被定型了。在一些華語的國家的確會有點限制,但相對的在海外推廣也比較容易,但這樣的設定並不是我們的初衷,在創作的當下只是單純把內心的聲音表達出來,並沒有想的那麼多。


9.你们到过无数的国家演出,最印象深刻的是哪一场?为什么?
2013年去美國演出整個旅程都蠻印象深刻的,第一次去北美地區巡演才知道那邊的中小型場館是完全沒有設備的,甚至於連鼓都沒有。3月底的時候在多倫多剛好遇到暴風雪,每天在雪地裡面扛著樂器走路也是蠻驚人的,對於台灣不會下雪的我們來說完全是驚喜跟痛苦並存。


10.“草叶集”(The Album Leaf)巡演台湾站刚结束不久,可以和我们说说那一晚的感受?
和一组你们喜欢的乐团同台演出,会否是你们梦寐以求的事?
草葉集當天的演出非常的棒,本來以為都是programming的東西現場演出可能會有點無趣,但現場的張力很好,所以幾乎是很感動的看完整場演出。每次和喜歡的樂團共演都覺得不可思議,不管是國外樂團或者是台灣的樂團,可以現場看到已經非常開心了,一起表演真的非常夢幻。


11.你们第一次来到马来西亚?觉得大马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這是我們第一次來到馬來西亞演出,小時候有跟爸爸媽媽去觀光過,但可能年紀太小了沒有甚麼印象。覺得非常新鮮,也相當衝擊,這趟大馬之旅除了很熱以外沿途都在觀察周遭的人事物,這樣多種族的國家所創造出來的文化其實是很獨特的。


12.想知道,你们如何定义独立音乐?
許多獨立音樂的創作者,或許在一開始並沒有抱持著一定要做獨立音樂的想法,但在資源匱乏的情況下依舊想要繼續製作音樂,這就是獨立音樂的可貴之處。不受時間、金錢以及主流口味的限制,做出自己想要呈現的作品。


13.和我们分享接下来Manic Sheep的乐团动向。
727日的時候我们參加日本Fuji Rock的演出,9月的時候會進行北美地區的巡演。
目前也正在籌備我們的下一張專輯,希望可以最晚在明年初前和大家見面。


數位專輯販售链接
了解更多关于MANIC SHEEP
可浏览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manicsheep


文字采访:Shane
(此采访也刊登于9月份Mint杂志)

八十八颗芭乐籽


若有留意或跟随台湾独立乐团的朋友,都至少看过这个名字。
多年来台湾各大音乐节的常客,
从当年叛逆青年模样,到现今摇滚型男台风,不变的,
依然是那把粗旷的声音特质,唱着涂上油渍的摇滚狂歌,
表演当下还能听见重复不断的口号:
大家好,我们是八十八颗芭乐籽, We Play Rock n' Roll!”
无论是蓝调/庞克/摇滚,那一类音乐形态,经过他们的演绎,
就自然变成属于八十八颗芭乐籽的音乐体现。
对,他们就是八十八颗芭乐籽”!


1.为何是“八十八颗”,而不是其他数量?
因為要押韻啊~~~哈哈哈
八十八才能和芭樂籽押韻而且八十八在台灣有吉利的感覺
用台語唸八十八顆芭樂籽的話更順
被砸被輛疤辣季 怎麼都一定要是八十八啊


2.乐团成军多年,
相信许多听众也印证了你们的成长,
你们觉得“芭乐籽”最大的转变是什么,而不变的有是什么?
我們一開始就是走一個意志力能夠超越技術的樂團.一開始雖然是打著樂團的名義表演,不過其實都在弄噪音和即興表演比較多,雖然認真的寫了一些歌不過表演的時候還是都在亂搞
慢慢的玩久了技術不知不覺也進步很多意志力卻可能沒什麼大改變哈哈(鍛鍊技術簡單,鍛鍊心智就是個修行了) 但還是希望在這個標準上讓意志力永遠超越技術這件事情.
說最大的轉變嘛,大概是從不說自己是搖滾樂變成說自己是搖滾樂了吧
不變的是還是相信意志力能夠超越技術嘍


3.相信不少人认为,
“比兽还帥”可以是一首催泪的歌,
你们是否赞同这说法?
除了听以外,很想再以文字理解当中的故事,请和我们分享。
大聲宣示音樂是生活的必需品,
同時宣示生活不一定是音樂的必需品,
玩樂團玩這麼久了也看過很多朋友和同伴們不同的際遇和故事,大家從音樂認識,從開始一起用音樂想像自己的未來,到面對現實而走向不同的路,這些都是很難做出的抉擇的
有時候繞來繞去還是會回到原來的地方音樂是生活的調劑是精神的力量音樂是生活的必需品 .但音樂不見得需要和生活有關音樂就是音樂 他永遠在那邊 永遠是那個樣子.
所以說啊就一直走啊有時候你會走偏有時候會抓不住但她永遠都在 只要你願意他就會回到你身邊


4.到底谁是Jimi,谁又是Mary (稍微解释“比兽还帥”第四曲目“Jimi & Mary”的创作来源)
其實JIMI&MARY就是在講 你身邊的一些賤人,或是其實就是你自己本人,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總之會互相矛盾就是一個懶神附身啊.拖油瓶.說一套又做一套的那種其實最後能決定的人就是你自己和你自己和你自己和你自己這首歌就是在講這些人 和這些事情


5发行了三张全大碟“肆拾肆隻石獅子”,
“比兽还坏”以及 “比兽还帥”,
它们是否存在着连贯性的概念?
"肆拾肆隻石獅"基本上是另一個概念,他講的是一個夢境,夢裡面說的是一個荒唐的夢.一個建構出來的世界..有點像愛麗絲夢遊仙境. 所以重點的歌是跌進沉沉的夢 花椰菜之歌 和飛機上山 這幾首歌的歌詞.“比兽还坏”以及 “比兽还帥”是一個連貫的概念.他描寫的是現實的搖滾樂場景.台灣玩樂團的人和事.比獸還壞寫的是外在發生和看到的事情, 比獸還帥寫的是內心的那一面


6.你们在台上的能量是有目共睹的,可否和我们分享平时练团时的点滴。
练团就已经是你们运动的一环吗?
哈哈哈 我們練團喔就是練啊很久沒練團沒表演我們會覺得渾身不舒服
我們都已經有個默契了就算是一值跑一樣的歌我們還是能夠覺得很有趣在小細節裏得到演奏的快樂 另外就是休息的時候會聊聊大家的近況和互相溝通觀念練團是我們的交誼方式吧


7.“芭乐籽”跑团巡演的数量是何其多不胜数,对你们来说,还可以更过分吗?
那一场是你们觉得玩得最High最棒的?
跑很多場對我們來說很好啊我希望能夠越多越好現在最多一年75我希望能夠到100場以上更好最好玩的經驗很多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因為實在是太多場了哈哈


8.蓝调庞是《八十八颗芭乐籽》的音乐核心,然后再撒野到其他曲风上尽情吼唱”
这样的形容是否贴切? 或你们有更适合的字眼来形容你们的音乐?
我喜歡藍調龐克這個詞 也喜歡搖滾樂總之我覺得音樂類型齁都是人加上去的
今天我把爵士樂或是靈魂樂用很髒的方式詮釋你就會說我是搖滾是龐克但其實我唱的是爵士是靈魂音樂啊所以就是這樣啦
我們就是那種會把一切東西揉成一個球變成我們自己的那種


9.是否有一个特定的年份,可以成为“芭乐籽”重要的一年?
或是否有一件事情,能带给你们一个意义非凡的冲击?
最重要的幾個年份嗎
2001 海洋音樂大賞
2003年芭樂籽改組
2012年吉他手大頭回鍋
這些都改變我們的方向很多 也讓際遇變得不太一樣
每一次的改變都是好的
也不是說一件事能改變我們或是給很大的衝擊
但這些年分是讓我們比較難忘記的時刻


10.有什么话想对现在台湾的地下乐团说,或者一句勉励的话也可以。
一直表演一直創作 一直保持初衷


11.接下来“八十八颗芭乐籽”最想做的事是?
我們7發行新的EP 接下來想要去全世界各個地方表演我們要把搖滾樂塞滿包括鼻孔下水道電梯線路間所有地方啦!!


欲购买八十八颗芭乐籽新专辑比兽还帅
或刚刚发行不久的细碟寂寞国的威士忌人
可直接联系动态度询问:
www.facebook.com/dongtaidu.my


文字采访:Shane 
(此采访也刊登于9月份Mint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