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声音艺术的核心价值


人,诞生时,嚎哭地降临。
初生婴儿从脱离母体后呼吸第一口空气开始,
全身血淋淋的肌肤与空气结交了第一颗细菌朋友。
婴儿们只懂得哭喊,但声量的分贝,不低于成人,
它刺耳、响亮,频率高低不整,且不像说话声音般稍微带有节奏,
但在那一刻,从来不会有谁认为那是扰人的声响,
反之热泪盈眶地感动着美妙的“初音”,
也忘记声音现实的来源,却只有温馨的幸福感受。

耳膜传输进大脑的声音只有高低限制,并没有种类之分,
其实噪音带给人类的反感,并不是双耳的抗议,而是心的作祟。
选择型的反抗寻找舒适的听觉位置是本能反应;但并不是绝对,
那是从婴孩成长至大人的悠长过程里,处于“曲和音谐”的环境而形成,
撇除所有情绪干扰的成分,其实“噪音”,也不就是宇宙间其中一种声音,
只是你我都忘了,人类出世后所发出的第一声响,其实就是噪音的其中一种。


以上讲解引述着“声音艺术”或“噪音实验”的根源存在性,
亦希望以下能刻画出其核心价值,让想了解此类音乐的朋友有着基础的认知。
利用任何能发出声音的物件,加上电子仪器,未必只是即兴的一种音乐,
当中也会乱中有序,是有结构性的声音实验。
探究声音极限就像是激发思维的一门艺术,里头包括此刻处在的空间环境,
人类的日常生活,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对社会的一个反思,
一种正面的逆向思考;
当然能被接受的范围因人而异,不必太过强迫心灵的接纳程度。
动脑思考和耳朵聆听能同时进行的时候,
会逐渐发现令心境扑朔迷离的是自己,并不是我们听见的声音。

世界上似乎每个国家的独立音乐或地下场景,
都组织性地有着一群玩着声音实验的音乐艺术家,
若提及本地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非“吴利光”莫属。
投身于声音艺术已超过十年,累计的音乐作品不计其数,
成立个人音乐品牌《Herbal International》发行了多张个人专辑,
“吴利光”的音乐着重于探究声音的多类化,
多年来推敲琢磨着声音酝酿氛围的可能性。
而最近刚完成并发行的新作《逆耳》,一张双大碟,
两碟共长一百三十分钟,只有三首曲目,
在这些长的作品里涵盖了整体的动作画面,包括情绪反映,歇息沉思等等。
若重温十二年前《Un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这张自资专辑,
至今重听依旧令人哗然,发现当年他的电子音乐已有着相当前卫的姿态,
创作想法可是能够媲美西洋独立电音的唱片。

上个月刚举办了第四届的《Switch On》微型音乐节,
集合国外好几位有着同类嗜好的实验独立音乐人,
共襄盛举地呈现了个别不一样的实验音乐。
而不能不说,同名的《Switch On》主题音乐会,
大约每个月都邀请国内外音乐人表演,
举办了不下三十次,都是“吴利光”一手包办,
每回都会有着少数但忠实的支持者。

欲了解更多“吴利光”的实验音乐,或想进入本地声音艺术世界探索更多,
请浏览网站:

较更进的消息请浏览面子书
    

文:Shane                  

十年音乐共聚 - 《联合出击 - 拾》


这是一场系列性的独立音乐会。。。
从《动态度》还没成立之前,
由本地几位摇滚独立乐队创办了这个名为《联合出击》的乐团聚会。
而从第六届开始,由《动态度》承接举办。
不知觉,已悄悄来到了第十次的“联击”,
这亦是印证好几位乐团迎接十年的玩乐。
为了隆重其事,《动态度》诚意向大家宣布,
二零一三结束之前,共同打造 - 联合出击 – 拾

在好坏参杂的时代,城市人埋首干活为各自想过的生活争取拼搏,
科技发展的迅速促进更共和的环境,人与人接触有了一套新的定律,
无疑建造了人类各个体的私有平台,但显然身边的人都活得如出一辙,
就连心灵的静休,也被思绪上奔达的丰富资讯,告知我们该如何整理,
那一种麻木的空虚感应然而生,发现孤独已经无形间住进心里。

有多久没与老朋友面谈,有多久没真正聆听从别人口中分享的话语,
离开我们许久的共同欢乐是否还找得回,
拥抱“音乐与理想”的联谊聚会为何荡然无存。
《动态度》如此一刻,就算仅有一份缚鸡之力,都提醒着爱音乐的我们,
为这一天腾出那本来就属于自己的时间,自由的将心房释放,
连带“第十年,第十届”的巧妙应和,和被耽搁忽略的“音乐”聚一聚,
因为此“聚”,意义非凡。

只要在电脑面前、或一部智能手机,或者一套好的音响,
音乐就如此地随手可得,
然而都不能替代这一个现象 “现场演奏音乐共享”。
“共享”简单解释了音乐的力量凝聚,气氛营造,
和现场演奏的音符息息相关,
而从台下衍生、台上激发的一段无法重播的当下一刻,
是音乐会现场,台上台下所有人,同时候游走同样情绪的一种集结享受,
这只有“现场音乐会”才能有的状况,也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

《联合出击》此音乐会名称已不知觉在过去十年里出现了十回,
顾名思义,有着共同喜好的音乐乐团,联合呈现的一出精彩“好戏”,
是一部融合了理想、创作、排练,及呕心沥血的音乐表演,
而这一次除了本地独立摇滚乐队,为了纪念十岁的“联击”,
融合独立音乐次文化里各类型的音乐单位,
包括创作歌手,电子音乐,以及嘻哈音乐,
综合了十四组的音乐表演单位,
再次打破外界不时对“独立音乐”相等于“摇滚乐”的刻板印象。

幕后制作的概念,我们稍微将此次音乐会,
扩展至像五年前《动态度音乐节》的模式,
以更全面完整的方式处理各个部分,
包括舞台摆设,现场音响,映像设计,宣传设计等等。
《动态度》更为了配合这次的音乐会,除了之前的个人网页,
亦新创建了面子书的官方“赞”页,以便达到更有效的广传度。

《联合出击  – 》的音乐演出单位包括:

Aki黄淑惠 (Ika) 


日期:121
时间:下午两点
地点:Black Box, mapKL, Solaris Dutamas
预售门票:RM50 (截至1130)
3人行套票:RM123 (截至1130)
现场门票:RM60
欲订购门票,请电邮至《动态度》:dongtaidu@gmail.com
部落格:dongtaidu.blogspot.com 


文:Shane 

心上的《胎》记


“激昂的咆哮,一张记录人生的光盘。。。”
从精子和卵子发生关系之后《结胎》,为一切拉开序幕,
唱机旋转着六分钟的《迷失》,循序渐进的摇滚情绪,慢节拍的酝酿,
到高潮处还以为重复的副歌段落会连接电吉他扫弦而结束,
但最后那一分钟撕裂式呐喊才是华丽的惊讶,令初次听他们音乐的凡人疑惑,
而其实在不知情之下的不按牌理出牌,才是摇滚乐里最美的神韵。

狂风暴雨里的迷途,启程着一道《归家路》,孕育着深刻含义的一首曲子,
带着淡淡忧伤是典型的主旋律,至激动时的节奏,像是急迫的脚步般狂奔,
雨夜的黑暗使心更慌,恐惧会随着加速的乐章渐渐提升。
终曲的玩味、叛逆、讽刺、爽快,熔于一炉
却像《体外射精》,囤积后抒发的快感,只维持五秒。


一张四年前的小碟唱片,收录了三首完整歌曲及一首序曲,
专辑名为《结胎》,
来自我们中文独立摇滚圈内,再熟悉不过的《胎》乐队,
第一张齐全收录,用心烹调的音乐佳肴。

二零零五年成军,屈指一算不尽过了八个年头,
受日本密室系摇滚乐队mucc启蒙,而往此类风格展示所长,
再从中跨越其他乐风的本地独立乐队
斗胆说,他们是一组能兴波作浪的乐团,
亦是在摇滚舞台上其中一支令现场观众窒息的组合。
团名的由来,近乎专辑文案里提到的:也许只有沉睡在子宫里的胎儿,
才是庸碌疲乏的社会工业里,最安详以及最纯真的人类生命体。
投入《胎》的音乐空间之时,
从音乐里解脱,发放能量,传达共存的强烈讯息。

在《动态度》的五年岁月当中,《胎》乐队参与了我们好几场的音乐会,
仿佛与我们一同成长,
也与台下乐迷共同经历了本地中文独立音乐的一段记忆,
曾几何时,他们的摇滚乐,像是长在我们心上的胎记般深刻。

他们休息沉淀了一年半,团员分道扬镳追寻各自想要做的事务。
在不太长的歇息日子里与音乐暂时脱离,团员之间或许会产生不必要的揣测,
也让乐队重新思考日后方向的同时,会不知觉萌生放弃的念头,
其实乐队成员之间的意见分歧,生活凑合不了是相当普遍之事,
但个人的抉择对大局的影响,实属遗憾。
选择此刻此时的路向,选择避重就轻的放松,选择往不同的领域尝试,
选择当下想过的生活,种种因素都可导致乐队步伐的停滞不前;
然而在每种职场上也不过如此,工作性质上的选择,
选择自身喜爱的工作方式或工作环境,
都可能导致错失更多有更好前途的机会,
因为往往自己喜欢的工作,都好像与现实不相符。

不过,与他们联系后得知团员们经已归队,亦整装待发考虑参与来临十二月,
第十系列《联合出击》,这具有非凡意义的音乐会。
真真切切地保佑,一切顺利过渡及进行,
我们期待这一份完美的乐队名单里,会有《胎》的名字出现。    
                                           
欲购买《结胎》,可联系《动态度》:dongtaidu@gmail. com
里头收录曲目包括
《结胎》,《迷失》,《归家路》,《体外射精,快感五秒》
了解更多关于《胎》,请浏览网站:

 文:Shane[Mint杂志11月份文章]

《简单》的《玩》美


音乐源自生活,是贴近听者心扉的共赏艺术。
它原本的简单在多个世纪流传下来,变得面目全非,
被充当起任何角色,完成没有直接关系的使命。
冠冕堂皇的典雅陪衬品,塑造歌星的最佳推动物,各类关于娱乐的消遣商品,
没坏的复杂不是伤天害理的事,也因此无伤大雅的持续被折腾着,
也许直到世界灭亡为止。

回到那一晚的音乐会,演出地方坐落于有着相当年纪的华人新村范围内。
门口摆放着形形色色的鞋子,堆叠着色彩缤纷的解脱,
犹如暂时卸下一身沉重的担子。
一个不到四百平方尺的空间传来了歌声,
若站着一眼望去,可看见不少腼腆笑容,虽然拥挤且闷热。
这不禁让我们回忆起几年前neuyabe专辑发布音乐会,
当时Ika也是嘉宾演出者之一,
一样没有设置的舞台,一样在窄小的地方挤满着城市人的孤魂;
而不一样的,是那不时穿插着后头饮料台的杯碗碰撞声响。
原来音乐凝结了时间的蜕变,无论相隔多少年,或来年那个时候,
小型弹唱会的现场感受都会是一样,直接生动的气氛是同样萦绕的。

在还没进入场地之前,会在想,
因为四组演出单位的音乐格调有着相当共同点,
过重的感性抒发分别都会洒在他们四组单位的音乐旋律上,
令不常听此情感类歌曲的一些人却步,
担心当下环境与心境产生自然性的矛盾。
若当晚的两个小时半能够放慢镜头,而情绪能伸出一双手来操控,
能将歌曲的感性内容暂且搁置一旁,连续的流行乐旋律抽出暂时装进箱子,
将现场弹奏概念放在眼前,某些画面感浓厚的歌曲亦均衡了黏腻。
所以,惊喜的是整个演出氛围并不是“简单玩。玩简单”般的刻板,
是有照顾了每一双耳朵,且萌生了对他们的期望,
还有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合作想法。



话说回来这巡演的主题概念,
不难让听众发现“简单”的出发点:“回到音乐的原始”,
音乐最纯朴的,就只是音乐本身,生活故事转换成各自的歌,
一同和爱音乐的乐迷分享,就这么简单。
淑惠,阿蔡,王蓝恩庄启陈子超Jimmy仔,Aluba
他们藉着他们之间的友情,也藉着各自在音乐里能贡献的力量,
一起出发而且完整完成了一件关于音乐的事。

若本地音乐创作人或音乐人有多几位能放下身份,参与他们的行列,
也许本地流行乐坛的容貌会增添一份舒缓气质,
至少将那一点的虚伪放下也好,或将那往“成功艺人”方向前进的烦恼解锁,
只要稍微想想玩音乐是为了什么,或许面带的笑容会真诚灿烂许多。

文: Shane

《荒诞》里的自由爵士乐


该如何开始谈起,对这位仁兄的钦佩?
这一位思想前卫,行为独特,热爱平民艺术,却聪慧表现自我的一等人物,
我们称他为“Kuning ”,他带领着一支令人雀跃万分的独立音乐团队,
名为Think!Tadpole!Think!
近两年来,由于凑巧参与了多场中文独立乐队举办的音乐会,
Think!Tadpole!Think!担当好几次的序幕乐队,
却每每成为喧宾夺主的其中一组演出嘉宾,
也因为如此与我们这群中文独立乐友们建立了亲切情感,
虽然唱得都是英文和马来语歌曲,
然而台下观众无论任何种族,没有一位不汗颜他们的现场表演功力,
总是冷场零分,惊喜满分的一阵精彩,
亦总叫人相信,Kuning就是一位天生的表演者。


Think!Tadpole!Think!如今的现场音乐演出,
仿佛就像是一场小型的行为艺术大汇演。
从短短大约30分钟的演出时段,乐团们开场的气氛营造和情绪带动,
已让人期待接下来的每个细节,
直到Kuning的奇异服装装扮出现,兴奋的欢呼声将会此起彼落,
每次表演都构思起不一样的编排,
而每轮演出,Kuning似乎都在台上拎出多种的实质物品,
为了表现意识形态上逗趣的主题,加上利用表演艺术的肢体动作,
来表达对某些事情的想法,演出段落运用幽默讽刺的言语与观众们联系,
融合一直以来Think!Tadpole!Think音乐感十足的歌曲风格,
无可否认,从视觉到听觉上都带给了我们前所未有的极乐感受。

Think!Tadpole!Think!发表的音乐作品并不多,
两到三年里我们能听见的单曲应该不超过五首,
直到最近与本地另一组乐队keladak合作推出卡带EP
但撇开音乐会里我们所见到,而对他们先入为主的思维,
从纯碎音乐的角度探索,Kuning将他喜爱的“自由爵士乐”掌控在手,
打造本地难得一组往这类风格前进的乐队;
所以乐队中铜管乐手们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
总会为此类乐风灌入灵性的触碰体验,节奏与音乐的摇摆情操即时环环相扣。


低沉的“蓝调”唱腔虽然都大同小异,
但不能不佩服Kuning那一股对音乐的勇气,
不怯场的完全享受歌唱,日子久了听众自然就能分辨出他的歌声,
从千篇一律的自由爵士音乐里奠定属于Think!Tadpole!Think!的乐队风格。
总括来说,无论在他们歌曲当中,
某些歌词内容如何滑稽,感觉是如何的荒诞,
但制作歌曲的大方向注入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韵调,
此明智之举确实会令每一首Think!Tadpole!Think!的作品,
更容易地存留在听众的脑海里。

除了主唱Kuning,他们当中存在另一位惹人注目的团员。
这一位印裔同胞,身形高而消瘦,
一头长卷发,一脸腮胡,站在Kuning 身旁,
演出时的互动默契十足,俩成为最佳拍档之余在台上亦相映成趣,
有时连珠炮弹,有时互相调侃,
当疯汉遇见傻郎,即成为音乐表演以外的娱乐插曲。
他的尔后加入,主要着重于合成器效果的附加动作,
可能也负责歌曲录音时,电脑程式的部分,
Think!Tadpole!Think!的音乐铺上一层数码质感,
而他在现场演出扮演的角色,
仿佛是即兴挑战Think!Tadpole!Think的音乐里,对噪音的实验水平。

 聆听他们较完整的录音制作:http://thinktadpolethink.bandcamp.com/
众多怪诞的现场演出之外,享受在扩音器前的这一份过瘾,
这三首歌也收录在Think!Tadpole!Think!的首发EP里,
以致我们庆幸听见质感十足的音乐。

精彩的现场演出视频:http://vimeo.com/52739750
虽然歌曲里充满失真的演唱,但可明显看见主唱Kuning对演出的投入,
以及乐手们小心翼翼的认真态度。

若还来得及,来临的915日,星期天,下午5点,
他们的卡带EP音乐发布会将隆重举行,请浏览以下活动页得知更多详情:

任何更进的演出消息或Think!Tadpole!Think!的最新音乐动向,
可到他们的面子书网页浏览:https://www.facebook.com/iwantyourmoney                                                                                      

文:Shane[Mint杂志9月份文章]

五年。依然《动态度》


尘封的回忆,被忙碌的生活节奏重叠,会真的搁在一旁许久,
但忽然翻越起那一格抽屉的记忆往事,发现更有一番浓郁滋味。

音乐岁月飞逝如流水,也许秒针原本的速度其实比想象中抖动得更快。
《动态度》不知觉经历了五年,
脑海里依然存留二零零八年第一届《动态度》音乐节的点滴;
那还是某几支本地中文独立乐队,迈向更稳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意味着那时候的我们,身体里流动着的“独立音乐”血液,已沸腾了好久。

独立音乐概括的音乐品种繁多,音乐风格的分支及流派不能一一尽述,
这真正揭露主流音乐鲜少能听见的声音,
而平民百姓亦对另一类音乐有着肤浅的认知,
但乐天不疲倦是我们的个性,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人民会对独立艺术,
以及次文化的鉴赏水准能逐渐提升,
那除了商业体系外的音乐类别,就会有一定的聆听支持者。

《动态度》并不是代表性的本地中文独立音乐厂牌,
但很自豪以及庆幸它是这个大家族的一分子,
在往后的日子,依然会不停歇的推动铺排,
让独立音乐广传的使命得以延续。
继刚过了国外独立乐团的音乐会,
在今年下半年值得期待的两场本地乐队的“音乐飨宴”,
正悄悄筹备当中。请时刻留意www.facebook.com/dongtaidu
会知道得更多。


文:Shane(东方日报专栏)

《龙先生》的诗情画意


矛盾的纠结,总缠绕在生命的五线谱上,
该停顿在那个音节,快慢与否的节奏,
并不能够为所欲为的称心如意,然而却产生百花齐放的音乐解析。
事与物,情与爱,现实与理想,里头五味杂陈的音符代表着失望与遗憾,
领悟,才能完成生存的乐章,就看你如何将情绪掌控,
所以,层层叠叠拼凑成的个人乐谱,都会是个别的独特韵调。


在南部柔佛土生土长的文艺青年mrdragon
若形容他为“中文弹唱诗人”应不为过。
一直以来,我们习惯称他为“阿龙”,从当年的本地中文独立场景活跃至今,
从积累生活遭遇而不停创作,到好些年前开始出版独立月讯推广次文化艺术,
都展现他坚毅的精神。除了音乐,漫画创作,小说文学,平面摄影,
独立音乐厂牌创办者,集合多重角色于一身,当然还是会以音乐为主要;
只是,被社会唾弃贬低的艺术价值,让疲累浓缩成岁月的几许沧桑。

洒脱的叙事方式演绎心中的歌,不能不提及mrdragon对文字的造诣深厚,
在他的音乐创作里那如诗词般精悍的中文歌词,
令人赞叹的是,词锋犀利也可以如此唯美,充裕了想象画面的和谐境界,
无论词汇,韵脚,歌词段落都相当出色,形成非一般的杰出力作。
虽然,有时未免对某段人生状况产生绝望,心态恐怕到了厌世的阶段,
但这无非都是灵感翻涌的一种原动力,加上身边时刻伴随的木吉他,
将它完结成一首又一首细腻的作品供鉴赏。


音乐内容无法偏离生活,“独立民谣”加上琅琅上口的旋律,
含糊无力的咬字唱腔里,涵盖控诉、疑惑、及冥想。
他尝试吸纳更多种类音乐风格表达不一样的音乐主题,
呈现于听众面前的都是不修边幅的简约创作,无需花枝招展地坦然倾诉,
留心聆听的朋友,无论喜欢与否,都自然被深刻的共鸣感动。

一个名为《Lo-Fly》的独立音乐厂牌,是和柔佛独音乐迷一同成长,
且很重要的一个无形空间。与《动态度》一样,
主要以部落格网站为首要网络平台,只是在不一样的城市,有着共同的理念,
都是已推广宣扬独立音乐为目的,培养更多带有智慧的双耳。
令人佩服的地方,这是mrdragon独立支撑整个南部微薄的场景,
却持着不屈不饶的实战精神,始终不停滞的贡献。

近这两年,群众的网络媒介都转移至“面子书”,
而许多的交流平台亦被迫跟随,
以避免流失更多独音乐迷,请点击mrdragon的面书网页
而想重温或还不知道的音乐同好们,请到Lo-fly部落格耐心浏览:
http://lo-fly.blogspot.com - 在里头不难找到mrdragon音乐创作的网络视频,
点击就能听看多首来自他,无论是现场或录制好的音乐成品。


文:Shane[Mint杂志7月份文章]

《耳鸣》嗡嗡作响



犹如承载十个太阳于胳膊般沉重。
他们诠释的摇滚类别,慢性撕裂式地滚烫着鼻腔,
倒流进去的每一滴唾液,促使喉咙器官感受痛楚,
即使折腾亦并非人人如此,如同“败坏”的极限程度。
芸芸人群当中对此声音狂热的这几位异类,对形成上瘾的“享受”沉醉,
“败坏”总会缺乏那匿藏的罪孽。

犹如俯瞰空气零点零一秒的移动。
他们散发的音乐氛围,时空及速度结霜,周围一切被强烈拉拢,
慵懒的吟唱附加堕落的狂吼,霎时之间仿佛听见回魂经颂,
但惧怕时针的快速飞驶,穷追不舍的是随后的抨击鼓声,
想逃脱“力不从心”,唯有力争上游。

犹如时光机中途故障停留在半空。
他们存留仅剩的些许童真,刚好足够幻化成一股蛮劲,
畅游梦里无边际的音乐王国,任由虚幻的迷魂麻痹真实,
歌颂那被舍弃多年的时光机残骸,似梦似真的打印在理想拼图上。

犹如生了锈依旧麻木不仁的瞳孔。
他们看得见粗燥的美感,明白有时只是适当的伪装;
咳出浓郁的不满,手持握着吉他,
操控着颓废的音墙,毫无手软地怜悯不住双耳,顽固地困扰着宁静。
他们,正嗡嗡作响。


 
一种梗塞住生命清流,但未必是横冲直撞的曲风,弥漫着粗质的摇滚韵调,
一组因迷恋这类音韵而组成的乐团  - 《耳鸣》
成军不久再确定女声后的乐队面貌已轮廓分明,更为稳健。
宿醉的旋律,不刻意的重型摇滚轰炸,从内到外引爆压迫的听觉满足感,
为本地中文独立摇滚乐队的行列里,添加了重要的名额。

无可否认,乐团主将“忠民”是《耳鸣》的起源。
话说将近列入音乐历史宝典的本地中文“硬核”乐队《摄魂》,
处于闷闷不乐的半解散状态当中,
当时亦是《摄魂》灵魂人物的他只担当主音,
一直对电子吉他有着浓厚兴趣,自修的同时,
已在脑海里盘算另组一支仿效日本先锋独立乐队《Boris》的音乐组合,
在集合了几位共同喜好的乐友,创作及排练新曲之后,
《耳鸣》乐队的雏形渐渐浮出台面。


套他公开和身边乐友提起的一句话,“现在的我,已是令一位全新的个体”。
从日常生活作息中改变着许多,一直到音乐思维不断提升,
的确呈现另一种他此刻想要表现的摇滚个性,
连同他那令人津津乐道的摇滚舞台魅力,
也转换成别类演出台风,不见了当年勇狠的愤青,多了一股扎实锐气。

46日《动态度》举办的第九系列《联合出击》音乐会里,
首次完整验收《耳鸣》修炼后的音乐成果,发觉他们如果能再加把劲,
参与无论国内或国外的大型音乐节,必定是指日可待之事。

曾经认为,若有全面的摄录制作团队能伸出援手,
拍摄他们以此重型迷魂“宿醉摇滚”类别曲风的音乐影像,
也许能配合影像画面,带给群众更具立体感的《耳鸣》音乐体验。

请输入“Tinnitux”搜寻面子书赞页,以了解更多关于他们的点滴。
浏览乐云网页:https://soundcloud.com/tinnitux
可聆听他们的歌曲记录。

 
文:Shane[Mint杂志6月份文章]

pacificUV的梦幻登场


“这将是即抽离又凄美的一夜梦之旅程”
《动态度》跨越另一层次的提升,首次以合作性质举行西洋乐队的专场演出,
与《Very Go》独立音乐厂牌联合主办,连同打造一晚慵懒梦幻之夜,
为本地乐友们带来美国四人乐团,Pacific UV

成军于美国乔治亚州,2002年正式出道,Pacific UV十年来的音乐生涯,
虽然历经乐队成员更换,然而最新的团员依然共有四位,
换上了女唱将后带给听众多一些的妖媚,复古舞动节奏的迷幻神曲,
“瞪鞋”旋律式的朦胧唱腔,加上慢性纯演奏史诗音乐类别,
首次登陆吉隆坡舞台的他们,即将为本地听众呈现优雅的西洋独音情调。



2002年发行首张专辑后一鸣惊人,被美国《滚石杂志》评为年度杰出佳作,
十年以来共发行四张全大碟和两张小碟,总合所有曲目融合了多元的风格,
贯穿在每张专辑里的 “后摇滚”曲子亦不能忽视,
谨慎且愈见成熟的录音制作,令人赞赏每首歌曲都有着个别的动听。

Pacific UV此趟亚洲巡回音乐会,也会在香港,台湾等地举行。
713日,星期六,晚上9,在吉隆坡隆重开演!
大约有两组的序幕嘉宾乐队暖和现场气氛,
预售门票RM60,现场门票RM80
地点将另行通知。
请时刻留意“动态度”面子书,以得知音乐会最新的消息。


文:Shane

朋克。极享乐


聚集。音乐。派对。摇滚。
欢乐。庞克。迷幻。啤酒。
澳洲。马来西亚。情色。香烟。
泰式炒饭。凉水。男男。女女。
无限发掘。周五。晚上。九点。

来自澳洲享乐派庞克乐队"Dune Rats",首次展开的亚洲巡演,
槟城站顺利演出完毕后,接下来就是今天6月7日吉隆坡一站的表演,
在"无限发掘"晚上9时举行,
特别找来风格相当匹配的两支本地组合担任序幕乐队,
全女庞克组合Shh...Diam! 以及趣味搞怪的"Ben's Bitches"
两组单位共同地方是音乐歌词里都含有逗趣幽默的成分。



"Dune Rats"的出现,就像是几只在阳光普照下,
依然无畏地大摇大摆的街边老鼠。
极简无束缚的音乐结构,让你放开脑袋尽情随着节奏摇晃,
将庞克摇滚的叛逆不羁狂欢一番。

喝喝啤酒,听听音乐,
点击详细资料,今晚不要迟到。

文:Shane

心甘情愿,被摧毁

"音乐若能破坏我们,它将是填补生活空虚残骸的一种救赎,
 你,是否甘心,被摧毁。"

继"神速"席卷外表强悍但其实柔弱的心魂,
"扩音版图"带来另一组"后摇滚"演奏乐队,
就在今晚,于Bently Music Auditorium,晚上8时,
在周一回到冰冻的现实之前,净空思绪,解放僵硬的原本容貌。



"This Will Destroy You",美国德州'后摇滚'乐团,
承继"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的画面感冲击,
虽然被外界以同样来自德州的"Explosion in the Sky"相提并论,
但他们不屑任何言论自成一格,以多类实验尝试营造画面,
打造了属于他们的音乐骨架,往更暗沉的强硬核心奔去。
加上不时出现的动力音墙攻克五脏六腑,
间隔还可听见失真的电吉他音效满足双耳欲望。

此趟首次的亚洲巡演,听说会利用旧式卡带播放现场取样;
而在香港演出时,吉他手的激烈弹奏,轻微的流血事件造成吉他添加了斑迹,
亦无碍接下去几个地方的演出,可见乐手们的敬业程度。
从环绕中国几个城市、香港、台湾、新加坡之后,
到今晚的吉隆坡一站,现场门票还会有出售。

澎湃狂噪的韵调比比皆是,
史诗式萦绕我们的"后摇"情怀亦多不胜数,
但是,倘若世界还未被完全毁坏,也许此类乐篇来年回首,
是令人神伤的安魂曲。


文:Shane

纽约市优雅地离别



虽然,《纽约市优雅地离别》这名称早已在五年前的本地中文独立场景内,
得以大家的认识及广传,但相隔了多年,
还以为“销声匿迹”又会像一些乐团哪样发生在他们身上,
结果不尽其然地收到乐队主将abe向《动态度》的联系,
讨论他们发全新EP的事宜。
这是让人欣慰的,原来音乐这回事并不因忙碌而耽搁,只要心还在,
总会有机会发挥脑海里天马行空的创作,
时刻在电脑或录音器材前纪录起生活的旋律。



当时,还以为《纽约市优雅地离别》只是当年他们首张唱片的名字,
后来证实亦是我们比较熟悉称呼他们为《neuyabe》的中文谐音译名,
一组当时曾被主流音乐创作人留意的双人组合。
他们展现音乐的方式,可分成三种类型,
第一是“录音作品”,通常都会是主将abe的创作概念,集合成为唱片专辑,
不难发现收录的部分作品里头,融合了大量的电子音乐声效。
第二段落为“不插电的现场演出”,当年专辑发行过后,
有着伸缩性的配合不同场合,演出了多场小型的弹唱音乐会。
这类演出备受流行音乐乐迷的欢迎,
因为附有演唱的歌曲较多,旋律偏向“独立民谣”的曲风。
而还有一种表演方式,以“全乐队方式演奏”,找来其他乐友担任嘉宾乐手。
特别之处是歌曲风格也转换成摇滚声响,
融合真鼓节奏,“拉阔”形式将歌曲完整呈现。


上一张唱片的发行已有接近五年的时间,所以不多作介绍,但有兴趣的朋友,
还是可以浏览《动态度》部落格在2008年期间的一些文章,
20099月,专辑首发会的演出视频。
而全新的EPPostman》因一些技术上的问题,还没敲定正式发片的日子,
但已悄悄地筹备完成并推出发行。
全碟六首曲目,突破性以纯演奏的歌曲收录,
由于电气味浓厚地参杂在歌曲里面,
加上舍弃主唱,稍许“极微”主义的韵调涵盖着音乐走向,
但无可否认,电音效果确实为《neuyabe》添上画龙点睛的独特个人风格,
亦为这次音乐主线“纯演奏摇滚”的乐风递上“刮目相看”的令牌,
至少创意堆叠起来,能令乐友们听见稍微实验的尝试。

在上个月进行的《联合出击[]》音乐会,
邀请了《neuyabe》相隔过年后再参与演出,
犹如多年没见的朋友,重温起在观众前表演《蒲公英》的这首曲子,
回忆就会像暖流一样不时映入眼帘。
以到场支持他们的观众来衡量计算,乐迷的确没将他们忘怀。
此次演出还加上了小提琴以及键盘乐手,
让“全乐队方式”演奏的他们展现得更多元丰富,
虽然表现不见得特别出色,但用心程度还是值得被嘉许。

请到面子书浏览,以了解更多关于他们的组团历程:

想重温《neuyabe》近几年来经历过的一切,可浏览:

若想拥有全新小碟《Postman》的朋友们,请电邮询问详情:


文:Shane[Mint杂志5月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