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真实音乐


有些音乐很真实,但是我们习惯于淡忘。

我以前常搭地铁到吉隆坡,往往在Plaza Rakyat站下地铁。那时乘客们都会经过一段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地面是铁皮造的,所以乘客经过时,便叮叮当当的响。如果有人拖着行李箱走的话,更会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好不刺耳。起初时,这样的声音实在令人烦厌,恨不得快快离开这走廊。但过后下坡的次数多了,对此便开始不以为然了。而且竟然开始欣赏起来,那种无规律的敲击乐章。“就当它是IDM来听吧。” 那时我在心中暗笑地想着。

经过那铁皮走廊后,还有一道长长的水泥走廊,也就是Pudu Raya车站的后门处。那时,我会下意识地竖起耳朵,来听听那对患眼疾的马来夫妇是否在开档。我对他们情有独钟,每次下坡我都会听到他们的声音。起初我是听他们唱些传统的马来旧曲,妻子演唱而丈夫伴奏。我那时对他们没什么印象,因为只是刻板的街头卖艺。下坡的次数多了,渐渐察觉他们的歌路有点改变了。他们慢慢地随心演奏,有点即兴,带点感情。我也越听越投入。导致以后要下吉隆坡时,都会期待他们的新作品。哈。


记得有一次在吉隆坡的星马广场附近行走时,看见一位华裔老伯在街道旁拉他的自制二胡。出于好奇,便停下看看。老伯的二胡是用椰壳改装的,装上一个吉它Pick Up,然后输出到一个破烂喇叭。就是这样,老伯似乎很陶醉的演奏,有点即兴,又有点纹路。破喇叭发出的失真声音,有点刺耳,但竟有点朋克味儿。老伯自在地演奏,对周围环境不以为意。我当时脑袋闪过一个念头:“有点像Dirty Three的小提琴手。” 再看看老伯的面庞,不禁失笑。过后,我步入广场底层,出来后老伯就不见踪影了。相隔多时后, 某日我在太子园巴刹的茶餐室用早点,吃着吃着,传来一阵声音,是那独特的失真二胡。我没上前看,只是会心一笑,想到老伯还健在着。

目前为止,让我难以忘却的真实音乐有:

1. 马六甲潮州会馆的华乐演奏

2. Pudu Raya后门处的视障马来夫妇

3. 行踪漂浮的失真二胡老伯

4. SS2为食街的吉它小提琴双重奏

5. BB Plaza交通灯处的敲击队伍和银色小矮人

6. 商务书局楼上的人镜粤曲团体

先来看看国外经过包装的街头音乐吧

Seasick Steve - 很Raw的街头Garage Rock



俊峰(电棒)

1 评论:

2009年7月2日 下午4:25 metal 说...

中学时期每次经过星马天桥下,都会看到那个阿伯,那时候已经对他的distortion电子二胡很感兴趣,无奈这个景色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