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舞乐震天地


泰国-dengue fever

曾经有位音乐朋友告诉我,音乐的最初目的就是用于舞蹈,
舞蹈最需要的是节奏,节奏越鲜明,人们就越投入于舞蹈,
古时候的人类社会的祭奠,就是在这么一个基础下成型。
后来音乐变得精致,有了更多的理论,
而这些理论的拥有者和叙说者都是一些权贵,
垄断了知识拥有权,音乐也就随之变得复杂。


印尼-Goodnight Electric

这样的讲法似乎也太过简化,
毕竟笔者并不是修读音乐历史,
只是非常单纯地留意音乐的演变,
当音乐远离了节奏,远离了舞步,
音乐就远离了大众。


马来西亚-Bittersweet

当音乐的大部分表现在旋律与编曲上,
音乐也就变得更抽象或不再原始,
盛产这样的声音的时代,正是权贵的时代,
权贵喜欢独自欣赏音乐,喜欢独自建立属于自己的品味,
原始野蛮冲动的节奏音乐与高尚优雅有所抵触,
就算跳舞也必须要谨慎并保持优雅,
权威和传统的建立,是必须要与民间分割起来的。


日本-Polysics

摇滚乐的来临将这些权贵逼到墙角,
人们要将舞蹈的权力夺回,当然这一切和社会的运动有关,
而音乐的种种迹象将会是最先领悟这一点,
人们开始聚集在某处,播放着,演奏着可以舞蹈的音乐,
节奏开始回归,音乐开始狂野,肢体开始性感,一切开始解放。


台湾-白目

60年代人们从摇滚乐里得到最张狂的力量,
70年代人们从朋克里面领悟到抗争的姿态,
80年代人们从舞池里收敛了那么一点,
90年代人们在电子舞曲的宠爱下放纵,在药物文化下狂乱
2000年人们已经完全夺回舞蹈的权力,不为祭奠,不为社会,
只是回归到满足自己每一个晚上的小欲小望。


马来西亚-The Other Side Orchestra

无论如何,人们都是在舞蹈里挥发了剩余的力量并得到最大的快慰。
舞蹈可能就是人类最原始和最本能的行为,
可以这么说,能够在音乐现场听到一段节奏鲜明的歌曲,
人们就轻易能被感染,内心似乎就被节奏牵引随之起舞,
节奏乃是最天然的大麻......


中国-后海大鲨鱼

08年,似乎是一个舞蹈的时代,rave party此起彼落,
D 文化更在亚洲去到高峰,尽管Disco里面充斥着滥药的问题,
可是政府也不敢将之灭除,大家试想下普罗大众在充满社会问题的环境下,
再失去舞蹈的场所和权力,安华是可以轻易利用这一点取得政权。
在世界独立音乐的发展上,也越来越多具有舞蹈元素的乐队出现,
远的不说,亚洲乐队已经有明显的趋势,日后必定每日都是“舞乐天“。


新加坡-Force Vomit

1 评论:

2008年10月9日 下午5:38 rice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