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陈天心与隐蔽小姐访谈

在大家还没阅读以下文章时,
首先动态度要为大家隆重介绍的是。
来自Kokamango的DJ Shady也就是迷幻同学,
成为我们部落格的一分子,
一同为音乐文字努力。
第一篇文章,
迷幻就成功向来自海外的陈天心与隐蔽小姐邀到访谈,
可谓是诚意十足,鼓掌,鼓掌大鼓掌!

陈天心与隐蔽小姐Sophie Chen& Lady Obscur


您好,可否先先简单介绍自己?
你好,我是Sophie 陈天心。
  
请用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音乐。
脆弱。
  
平日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平时生活很宅。我太乖了。不过在把每件事情都细心处理的时候我感到很幸福,即便有时候的确过于繁琐。每次回国过假期的时候都是折腾,回到美国就开始静养。每天上学,回家,收拾家,做课业。内心很安静。
  
多次的跨国迁居,是否丰富了你的生活经验和见识?
我希望在我年轻的时候能经历尽量多的事物,虽然现在在美国有自己的家,一个被我精心布置很漂亮的房间,有猫,有好朋友,很爱的学校和老师,但是觉得如果自己就这样对现境满足的话,以后是不会有发展的。趁我有力气,有热情的时候。我要一直不断的旅行下去。这样才不会有时间去乱想什麽,去伤心什麽。所以在不同的国家居住,学习,其实都是旅途,是给我整个人生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我这个自己是由很多国家,很多事,很多人组成的,体内并不仅仅存在我一个。的确刚开始去新加坡的时候是一个不自主的决定,并且充满了怨言。 后来16岁的时候决定一个人去加拿大生活,那时候这种习惯没有固定居所的性格已经慢慢形成,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接。后面我会去日本居住,或者欧洲。我就是不能停,并且不能满足于走马观花。
  
Lady Obscure这名字有什么特别含义?
Lady Obscure是我大学第一年做的一个wood cut sculpture。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个spiralhead lady。在新加坡的时候疯狂迷恋螺旋型的东西,后来又做出LOGO,粘土动画,2d,3d,4d都有,我想既然我那麽喜欢她,就让她做另外一个自己好了。
  
Lady Obscure除了你还有哪些成员?成员列表里提及的隐蔽小姐?困惑先生?通常用些什么器材来创作?
陈天心,隐蔽小姐,困惑先生其实都是我。我的器材有macbook pro,和刚买的一个KAOSSIALTOR,还有一把烂吉他。我会找不同的人合作,目前跟管非,王朕,土星合作过。马上会有Kirby Bukowski remixed Sugar Curse出现。
  
有哪些人是影响你音乐的?
爸妈,El Perro Del Mar,Juana Molina,The Album Leaf, Lykke Li, Sepia Hours,Cranes, Emerson, Helen Van Meene,Ryan McGuinley, Vincent Gallo,Peter Greenaway, Bruce Nauman,Rene Magritte, Vito Acconci, Ray Caesar,Barry Doupe, Tierney Gearon, Charles Bukowski, Edith Hamilton, Miranda July, W.B Yeats之前乐队的人,太多了,我是很容易受到影响的人。
  
《This will not last long》挺有意思,可以在你演唱的语言,内容和背景喧闹声做些说明么?
这首歌是一次录成的。语言是哼,背景则是郭德刚的相声,跟我自己当时的心情出入很大。不过我喜欢。大家都在成群结队嬉笑的时候我在干嘛。其实每次做音乐都是巧合,之前的一个朋克朋友一直嘲笑我听的音乐的类型,有一天他无意做出这样一个意图,我觉得很好听,就跟他说你让我玩玩这曲子吧,所以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PARADOX。
  
作品有些什么讯息要传达给听众的?英语是主要媒介语?
现在正在创作一首日文歌。我的曲子中很多咿咿呀呀不是语言的语言,不过有同样心情的人都能听明白我在哼什麽。我从来没想过别人会不会喜欢我的音乐。这不代表我太自我或者其他什麽,只是在我做出这些曲子的时候,我的初衷是唱给自己听,唱给不理解我的爱的人听。i will make you laugh when i'm hurt。
  
对于演出形式上有些什么样的概念?
Lady Obscure没有演出过。我在认真做,但是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当真。15岁在乐队的时候有过几次演出,但是乐队的风格跟我自己的偏离得太大。对于演出没有什麽概念。等我做出SYNTH POP再演出吧。
  
音乐,摄影和拍片在你创作中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
我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当初报的是学校的电影系,但是后来做的摄影又比较多。音乐,摄影,电影对我而言就像是,蘑菰,鸡肉,牛奶,我要做出一锅大汤。最冷的最暖的大汤。
  
有打算出版专辑么?
目前没有这个打算,现在没有还没有签任何label,所以仍然是一个很私人的状态。我的所有曲子都是拿电脑的MIC录的,连外置的MIC也都没有用到过,非常lo fi。 所以以后再说了。
  
未来有些什么计划?
继续马不停蹄。做悲剧裡的幸福人物。
  
文:迷幻

2 评论:

2008年12月10日 下午7:28 迷幻雪芒果 (KOKKAMANGO) 说...

"陈天心与隐蔽小姐"的MYSPACE:
http://www.myspace.com/ladyobscure

2008年12月15日 下午5:44 metal 说...

很好听~~~
她长得很像陶瓷娃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