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宝岛留痕声浪无边(首日篇)

8月1日/2日,台湾上空有多架国际音乐班机划过,为台湾制造了史上最动听的噪音,除了欧美多个国家的知名团体齐集桃园,马来西亚的雪糕公民,也有幸在音乐航空音乐节停泊我们的小小的飞机。透过扩音版图的安排,雪糕公民和3支澳洲乐队一同飞往台湾进行彻底的音乐旅程。特别一提,这次音乐旅程,更是一次乐队与电人知性的合作演出,孬+silent keat以及雪糕公民+rainf,让马来西亚的独立之声更具声势。

旋转飞机座位上

7月28日起飞前奏,扩音版图特别为孬、雪糕公民、Silent Keat、RainfForbidden Culture,与3支澳洲乐队分别是The Holy Soul、The StabsCuba is Japan举办热身演出。演出至凌晨2点,大家各自赶回家收拾行李。是的,无论我们如何及早准备,总会有所遗漏,以致最后一分钟,还是无法轻松出发。提早在6点赶往机场避免陷入瘫痪的上班交通,终于可以在机场稍微小休片刻。登上班机,已经是10点早上,在亚航飞机上的窄小座位上,紧绷地坐了5个小时飞机。首日到步,来迎接我们的是Dynatac / 电话亭乐团的主唱Barbie。在517动态度音乐节,我们曾经对调身份,负责接待Dynatac来马演出。这次由Barbie做我们领队,真是最亲切不过! Barbie安排一辆保姆车把我们一行14人载离桃园机场,前往热闹非凡的台北市。


首日居住的学生宿舍-新光三越

宿舍窗外的台北市

在还没出发去台湾之前,我就一直回想着过去在北京的点滴,这样才能感受到台湾的不同。首先台湾的自由环境,孕育出不一样的华人,温柔的中华文化,精致的中华文化,带有日本人追求细腻的生活品味和态度,都能够在哪怕是街角的小贩感受得到 。台湾处处都是礼仪,虽说都是商业或则是服务人群的礼仪,但是一个商业都市,人人都有基本的服务态度,无形中也加强了和谐的氛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台湾,看不到北京街头人民骂战的现象,也不见满脸晦气马来西亚式“事头婆”的嘴脸。我们暂住新光三越的学生宿舍,房间和床位都算是非常整洁,8人一间房。梳洗完毕就迫不及待地游走台北闹市。我们首先步行到西门町,途中吃了barbie介绍道地的小吃和分量货真价实的饭菜,味道不赖,价钱稍微贵了些。西门町犹如我们的金河的户外潮流地带,虽然其规模比KL任何一处潮店大上几倍,我个人却对花俏装扮不太感兴趣,逛不超过一个小时,就和霆回到入口处等其他人。Silent KeatRainf两位电人,却在这里瞄准了许多目标,说待演出完毕,誓言重游此地。

准备步行至西门町

沿路上夸张的商业招牌

美腿少女轻骑机车在台湾太普遍了

脸上永不晦气的台湾事头婆

分量极大的梅菜扣肉饭

这个晚上,绝对不空虚,游毕西门町,Dynatac / 电话亭乐团另一位成员建炜出现,把我们带到台北独立音乐第一站—地下社会。地下社会位于师范大学附近,是实实在在的地下室音乐空间,历时超过10年,窄小的空间,却孕育了无数支台湾独立乐队。建炜说有个不成文的规律,几乎每支独立乐队要走得更远前,都必须先从地下社会出来。虽然他们都说地下社会是很简陋的小酒吧,可是我们还是看红了眼睛,这样的小小空间,对于马来西亚的独立乐队已经是奢侈了。Mark说开间咖啡店,马来西亚的官都要和你过不去,何况是摇滚酒吧,搞不好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也绝对有根有据。地社内4座酒客,50人已经快要爆满了,可是左右都是热爱音乐的人,播放的都是最前卫的音乐。手里握着的台湾啤酒,一支一支逐渐变成空瓶子,空气中传来中国的“重塑雕像的权利”的歌曲,当然还有比九王爷诞烧香还要浓郁的二手烟;来自马来西亚的酒客,却将谈话音量逐渐升高至盖过音乐,与台湾人及另外一座老外客人绝然不同的相聚风格,马来西亚人此刻完全解放,疯狂的笑声,神经质的肢体动作,闻歌即起舞。Dizzy(Dynatac成员之一)秋生(666乐团成员之一)出现的时候,这班马来西亚人已经进入Dizzy状态,潘(Phang)的舞姿近乎扭曲,平时威风凛凛的Mark连裤子都脱了一半。这时更为猛烈的Trail of Dead已经响起了高昂的节奏!

半醉情况下的男儿汉,尚且还存几分英姿,后来.....

应该是第32支台湾啤酒

深夜,回程路上,笑声嘘声呐喊声依然不绝,计程车里的司机故作镇定,尽快把这班人送往目的地为上策!天啊,这才刚到步的第一个晚上。接下来更多傻爆的事情几乎发展得不可收拾。

1 评论:

2009年8月14日 上午3:03 荒凉。儒 说...

Taiwan Beer 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