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度独立音乐厂牌

Avatar以积极自主的态度去实践的最多的行动,在多元的活动里寻找正面的互动,让活动的成果能在社会上自由地流动,化被动为主动。

宝岛留痕声浪无边(肆日孬演出篇)

5星级酒店绝对有消暑解疲累的功效,尽管睡得非常舒服,还是得在9点前起床准备,准备迎接舞台。音乐节首日,惯性充满一些期待,希望可以在不同的国度里,感受它的工作文化,调音风格,籍此了解各国人的文化习性,这也是国外巡演才能有的机会。由于孬是Terminal 2(第二舞台)首支演出的乐队,所以主办单位可以保留较长的时间让我们试音。10时,做事作风谨慎的建纬已经在酒店大堂催促我们,负责将我们载往音乐节场地的小巴也已经停泊在酒店大门前。雪糕公民部分队友则选择游走早上的台北市,中午时分再自行前往音乐节。尽管如此人数依然众多的我们分别乘坐两架小巴向桃园体育馆出发。


刚刚才上传的地下社会演出片段

桃园是台湾另一个县,接近台湾国际机场,距离台北大约45分钟车程。从高速公路出发,沿路的高楼大厦景象逐渐消失,由两旁的绿色的密林取代。进入桃园县范围,两旁的密林又再次让位于钢骨建筑物,比较养眼的是,建筑物内站着传说中槟榔西施,她们终于出现了。街道旁的所谓“生活”馆令人心旷神怡,所谓“生活馆”就是特有当地气息的台湾Club,整栋的情趣用品商店更让车内话题不断,相信如果良儒与我们同坐一辆小巴的话,他一定会在旁给予更深刻的旁述。谈话间,桃园体育馆已经出现在眼前,下车迎面而来是连绵不绝的强风,把身子都吹得摇晃。与音乐节的场务接洽后,建纬、barbie和秋生就带我们到舞台前准备。

参观良儒部落格观赏更多额外照片


体育馆内置放了3个舞台,主舞台(Terminal 1)置在中央,两旁则有规模比较小的舞台(Terminal2和3)。Terminal 1的舞台无论是灯光或则音响器材都很好,Terminal2 台上设备也还算完善,只是当初要求的marshall stack amp却不在舞台上,只有一台marshall combo,看来待回调音会比较辛苦。随后的rainf和hwang则在为我们处理一些器材的安排,silent keat则忙着装置自己那套比较复杂的电子音乐器材。大概花了半个小时,调音结束后,我们就回到休息室等开场。这时的太阳已经把舞台烘得像烤炉一样,刚刚试音时,就连效果器的开关显示都看不出来,看来等下的演出会比Sunburst音乐节还要切题。

白目乐团的主唱,大家也交换了CD

音乐航空音乐节也只简单设立一些乐队专属摊位,这也比迷笛音乐节逊色,但是中央观众席特设无限畅饮区,票价虽然稍微贵些,但是对于好酒之人,此区确实有着无比的欢乐。一点正,音乐节准时开始,主舞台由澳洲乐队The Holy Soul掀开序幕。烈日当空,人们已经开始要和啤酒死磕,加上音乐的衬托,很快群众已经进入聆听状态。可惜台湾人一向过于文明斯文,纵使美酒与良乐相伴,都只是稍微摇动下身子,与北京和马来西亚野性难驯的人类相比,实在不太够味。看来POGO或则STAGE DIVE此等指定动作,难以在此地复见。





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在台上准备,silent keat正等待主舞台的演出结束后,立刻响起他擅长的慢拍电子舞曲,加上他即场炼制的电子声效,很快就将人群从主舞台处吸引过来。我和霆也随即加入阵容,配合响起了即兴弹奏。当人群全数聚集在舞台前,我简单地介绍了孬,我们就开始了长篇的演奏。中午的太阳正随着音乐升温,地上的效果器也被晒得炽热,对我而言,我反而比较喜欢这种感觉,手指在温暖的气温始终比冷气空间来的灵活。暂代鼓手Josh在今天状态也神勇无比,与silent keat中段的电子插曲相得益彰,反而是霆不甚适应猛烈的太阳,演奏得颇为吃力。值得一赞的是台上的音响我个人还很满意,该有的力度都听到,和试音的时候,也相差不远,这样的条件才能让我们自己也可以投入音乐里头。看到台下的观众也随之起舞,大家的信心也倍增。演毕,才发觉,整件TEE已经湿透,各成员的脸都已经通红,大家迫不及待地冷气房里钻。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安心去享受整个音乐节的气氛。

相关报道
1 2 3 4 5 6 7 8 9

2 评论:

2009年8月13日 下午3:57 frankworkshop 说...

wow . Wish i am there to listen LIVE !

2009年8月13日 下午7:32 荒凉。儒 说...

圖文陸續上載中。。。

http://picasaweb.google.com/wangliangroo/SmokersDrunkersTouristsOnPassengerSeats#